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牛郎借宿農家,見村姑貌丑被嫌棄,牽來公牛,村姑笑了

里昂 2022/11/24

明朝時期,寧州有個名叫馬重洋的牛郎,這日,他上山放牛時丟了牛,翻過山頭尋找,在鄰村的一戶農家中找到了牛。

這戶人家的主人姓王,家中有幾百畝良田,是當地有名的富農,馬重洋曾聽過王家的名聲,人們都說王老漢為人熱心,平易近人。

王老漢痛快地將牛還給了馬重洋,他見馬重洋身形高大,長相英俊,對這個后生十分喜歡,硬要留他在家中多住幾日,馬重洋拗不過他,只好同意了。

沒幾天,馬重洋與王家的幫傭漸漸熟悉了起來,幫傭偷偷跟馬重洋說,王老漢留著馬重洋,怕是想讓他做女婿。馬重洋聞言吃了一驚,忙問這是怎麼回事。

經過幫傭的解釋,馬重洋了解到王老漢有個獨女,名喚婷旭,她面容秀美,身姿窈窕,曾經是村里響當當的一枝花,前來求親的人踏破門檻。

就在幾個月前,婷旭的臉上長了巴掌大小的一塊青黑色瘢痕,看起來極為可怖。她毀容后,那些沖著她美色前來的男子紛紛偃旗息鼓,對她十分嫌棄,還說她這個丑八怪村姑,一輩子都嫁不出去。

婷旭大受打擊,她把自己鎖在屋里,吃飯喝水都讓人送進房間,這算一算,她應當有一個多月沒有出來過了。王老漢十分憂心,一直琢磨著招個上門女婿,沒多久馬重洋就送上門。

幫傭指了指馬重洋住的客房斜對面的那間房,說道:「婷旭就住在你對面,說不定已經偷偷相看過你了,我可提醒你一句,她如今丑陋異常,你若是不想娶她,還是趕緊離開吧。」

馬重洋看向幫傭指的那個房間,眼神中透著些古怪。如果他沒眼花的話,前一日晚上,他無意中看到一個黑衣男子進了那間房,他初來乍到,還以為那是王老漢的親戚,現今想來,恐怕是婷旭在與外男私會。

想到這里,他覺得這件事有些不對勁,他想到王老漢對自己的熱情,不忍心讓這個善良的老人傷心,于是決定暗中查探一番。

這晚,馬重洋盯著對面那間房,待看到黑衣男子進入房間后,他悄悄來到窗戶下,將窗戶紙戳開一個小洞向里張望。

昏黃的燭光映照在屋中女子的臉上,馬重洋看見她臉上有一塊巴掌大小的青色瘢痕,其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疙瘩,讓人看了頭皮發麻。想來她就是王老漢的女兒,婷旭。

黑衣男子進了屋,他拉著婷旭的手走到床邊,從懷里掏出了一個拇指大小,色澤鮮紅的果子,遞到了婷旭的唇邊。婷旭就著他的手吃下果子,下一刻,她臉上的瘢痕和疙瘩都不見了蹤影,露出了一張白皙秀美的臉龐。

婷旭渾然不覺自己的變化,她扯著男子的衣袖,撒著嬌問道:「你為何每晚都要我吃下這種果子?」

男子摸了摸婷旭的臉,眼中滿是癡迷,寵溺地說:「這果子吃下對你有好處,你放心,我是斷斷不會害了你的。」

婷旭雙眸含淚,依偎在男子的懷里,說:「自我毀容后,所有男子都避我如蛇蝎,只有你不嫌棄我,你再等上一段時間,等我做好準備,我便向父親說明我們兩個之間的事情。」

男子口中說著不急,手上一刻不停地將婷旭拉上床榻,馬重洋聽著房間中傳出的不雅之聲,面紅耳赤,慌忙把視線挪開。

他蹲在窗戶下,想著剛剛婷旭的變化,篤定男子必有問題。過了一會兒,婷旭送男子出來,馬重洋發現她臉上的瘢痕又長了出來。

馬重洋悄悄跟在男子身后,隨他來到了一個山洞前。他躲在樹干后看著男子,突然,他臉色大變,緊緊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
只見,男子身形一晃,變成了一條十幾丈長,水缸般粗細的黑蛇,它大張蛇嘴打了個哈欠,慢慢爬進了山洞中。

馬重洋嚇得呆在原地不敢動彈,生生熬了一夜,第二天,他見黑蛇爬進山林覓食,這才進了山洞查看。

墻壁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藤蔓,「滴答滴答」的水聲在寂靜的山洞中被無限放大,馬重洋聞到了一股極為香甜的氣息,他循著氣味走向山洞深處,越走越覺得陰涼,在盡頭處,他看見了許多掛在藤蔓上的紅果子,與黑蛇給婷旭吃的一模一樣。

馬重洋湊近仔細觀察,他發現這果子與他曾經聽說過的一種叫血菩提的果子極為相似。血菩提只長在陰寒之處,若是女子吃下它,便會因為體內驟增的陰氣而毀容,只有再吃下一顆,才能暫時緩解,恢復原樣。但此法只能緩解,無法根治,前一晚,婷旭的變化便是這個緣故。

想要破解血菩提,需要將公牛的牛角研成粉末,混合著血菩提的葉子榨成的水一喝下。想到這里,馬重洋薅了一懷抱的葉子,急匆匆趕回了王家。

王老漢一早發現馬重洋不見了蹤影,正在焦急,見馬重洋抱著葉子回來,忙追問他去了何處。馬重洋讓王老漢屏退左右,將事情與他講了一遍。

王老漢聽后,面上青白交加,他氣沖沖地破開女兒的房門,逼問她這是怎麼回事。婷旭聽說那男子是黑蛇所化,嚇傻在原地,馬重洋見狀,明白婷旭對此毫不知情。他安撫了王老漢幾句,決定先將婷旭恢復原貌,后面的事隨后再說。

他牽來公牛,按照法子做出了一杯綠油油的湯水,婷旭捏著鼻子將湯水灌進了肚子。之后,她迫不及待地拿出鏡子打量自己,笑了起來,鏡中的她已然恢復了原本的美貌。之后,三人如此這般商量了一番,定下了計策。

這晚,婷旭端坐在房間中,黑蛇化成黑衣男子如往常一般進了屋。他看見恢復原貌的婷旭大吃一驚,察覺到不對,起身就想跑。這時,早有準備的馬重洋沖進了屋里,他將手中雄黃盡數灑在黑蛇身上,黑蛇哀嚎翻滾,化為原形,躲在外面的眾人一擁而上,將它制住。

黑蛇見大勢已去,便老實交代。它說它喜歡上了婷旭,但自身是妖怪,無法與婷旭成親,為了不讓婷旭嫁給他人,他給婷旭吃下血菩提讓她毀容。在婷旭自暴自棄之時,它化作人身登門找上她,表示他不介意婷旭的容貌。婷旭果然十分感動,與它成就了好事。

婷旭看著眼前的黑蛇,面上滿是復雜之色,她沉默半晌,對黑蛇說道:「我放你走,以后,你再也不要出現在我的眼前。」

黑蛇見婷旭竟然愿意放過自己,心中又悔又愧,它灰溜溜地離開了婷旭家,從此以后再也沒有出現過。

婷旭恢復了容貌的事情很快就傳開了,許多男子再次登門向她提親,她想起這些男子以前對她的嫌棄,不想嫁給他們中的任何一人。她在與父親商議后,將馬重洋招贅上門,與他成了夫妻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