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木匠七十大壽,一只烏鴉飛到家中,烏鴉:跟我去見閻王

里昂 2023/01/10

清朝時期,鄂州有個姓劉的老木匠,鎮上的人們都很敬重他。他最讓人稱道的,便是年輕時修建了鎮東頭的那座木橋。

據說,當年木橋建到一半的時候,因各種各樣的意外,無法繼續施工。劉老漢遣散眾人,獨自在橋邊待了一夜,才解決了這個問題,讓木橋得以落成。

這天,是劉老漢的七十大壽,劉家張燈結彩,大擺宴席,鎮上的人家感念劉老漢為鎮子修橋的勞苦功高,紛紛前來為他賀壽,劉老漢看著熱鬧非凡的宴席,笑得合不攏嘴。

眾人從日上三竿喝到月上柳梢,都有些熏熏然。夜色漸濃,一陣「撲棱棱」的聲響引起了眾人的注意,循聲望去,一只與夜色幾乎融為一體的烏鴉朝劉老漢家中飛來。

烏鴉落在了廳堂的房梁上,黑豆般的眼睛直勾勾盯著廳堂中坐著的劉老漢。大喜的日子出現烏鴉是非常不吉利的,劉老漢的兒子忙尋了竹竿,想要將它驅趕出去。

烏鴉飛到一處更高的地方,「哇哇」叫了兩聲后,竟口吐人言:「劉老漢,我是來為你賀壽的,過完七十大壽后,你便要跟我去見閻王了。」

眾人被烏鴉的話驚住了,一時間廳堂寂靜無聲。劉老漢被嚇出了一背的冷汗,酒也醒了,他一臉小心翼翼,艱澀地開口問道:「不知尊駕是哪位神仙,何出此言?」

烏鴉撲棱了兩下翅膀,偏了偏頭,幽幽道:「我這副模樣,你認不出我也正常。我不是神仙,我是怨鬼,是四十多年前被你壓在橋下的可憐人,來向你索命了。」

烏鴉幽怨的聲音在廳堂中回蕩,伴著呼嘯的風聲,讓人不由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。眾人聞言,驚疑不定地看向劉老漢,發現他面無血色,滿目惶恐,雙腿不停打顫。他抖著聲音說道:「是你?你怎麼出來的?」

烏鴉發出尖利刺耳的笑聲,說道:「老天有眼,橋樁前不久被蟲蛀空了,讓我能趕在你七十歲壽辰當天,當眾揭穿你這黑心爛肺之人做下的惡事。」

劉老漢慌忙從呆愣的兒子手中搶過竹竿,蹦跳著試圖將烏鴉打下來。烏鴉譏諷地看著他,像是在看一個跳梁小丑。它當著眾人的面,說出了當年修橋時發生的事情。

當年,劉老漢不到三十歲,還是個毛頭小子,在一眾修橋的木匠中并不起眼。他心高氣傲,覺得自己手藝好,想法也高明,對眾人指手畫腳,可沒有一個人買他的賬。就在他失望懊惱之時,木橋突然出了意外,無法再動工。

劉老漢見狀,想到若是他能讓木橋順利往下修建,那所有人都會聽他的話,在木橋搭成后,他也能分到最多的錢。他想到了他父親曾經告訴過他的一個方法,打生樁。

據說,打生樁是木匠的祖師爺魯班想出的辦法。當工匠們動土時,往往會破壞該地的風水,惹怒地下的冤魂,導致不能正常建造,這時,就需要將一活人生葬在動土的地方,以此鎮壓安撫邪祟。這樣的方法,被稱為打生樁。

劉老漢想到這個方法后,便開始在鎮中物色合適的人選,他的目光最終放在了鎮上的乞丐李德林身上。李德林是外鄉人,他天生跛足,體質又弱,找不到活計,只能四處流浪乞討。

劉老漢找了借口,在晚上將李德林約到了修橋的地方,他給了李德林吃食,在吃食中下了迷魂香把他迷暈,將他活埋在了橋樁下。

為了防止李德林化為冤魂找他復仇,劉老漢在橋樁上刻下陣法,將李德林鎮壓。後來,木橋順利建造,劉老漢名利雙收,被活埋在橋下的李德林無人關心,也無人知曉,成了劉老漢獲取名利的踏腳石。

烏鴉對眾人說:「我就是李德林,我死后心有不甘,化為一只怨鬼,在橋邊徘徊了四十多年。前不久,我終于重獲自由,本想找劉老漢尋仇,卻被一個過路的和尚攔了下來。」

那天,和尚告訴李德林,他雖是被迫壓在橋下,但幾十年來,由于他的緣故,人們得以在橋上通行,這為他積攢了不少功德,若是他殺掉劉老漢,他的功德便會被消去,實在是不劃算。

和尚讓李德林去地府告狀,說劉老漢做下惡事,閻王若是得知實情,定會將他剩余的壽命一筆勾銷。

李德林按照和尚的話,見了閻王,閻王得知事情的經過后果然大怒。為了消除李德林身上的怨氣,閻王把他變幻成了一只黑烏鴉,讓他飛出地府,而后在劉老漢七十大壽的當天,飛到他家,當眾揭開他做下的惡事,再親手將他的魂魄帶到地府。

聽完李德林的話,眾人看向劉老漢的眼神里頓時充滿了鄙夷,劉老漢迎著眾人的目光,面色漲得通紅,高聲喊道:「我沒錯,他當初那個樣子,活著也是浪費糧食,我是為了大家伙兒著想。別忘了,你們也在橋上走了這麼多年,要是我有錯,那你們也都是罪人。」

烏鴉嘆道:「我是死是活,由不得你來做決定,做下錯事的人是你,別說的那麼冠冕堂皇,有罪的人只有你一個。」

說著,烏鴉展開翅膀飛下房梁,在劉老漢的頭頂盤旋了一圈。劉老漢即刻倒地,他的兒子顫抖著手試探他的鼻息,發現他已經氣絕身亡。

烏鴉飛進了無垠的黑夜中,不見了蹤影,眾人面面相覷,不一會兒便相繼離開了劉老漢的家。

翌日一早,有人去木橋邊查看,發現橋樁塌了一個,木橋斷成了兩截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