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瓦匠夢到白蛇纏身,醒后直奔朋友家,意外發現妻子丑事

里昂 2022/11/12

明朝時期,南兗貌坪村有個叫彭萬里的瓦匠,他性情敦厚,與人為善,在村里有著很不錯的風評。

彭萬里的妻子名叫淇淑,她長得花容月貌,窈窕的身姿不知迷了村里多少男子的眼睛。在淇淑未出嫁時,曾經有很多人追求她,但是不知為何,淇淑竟選擇嫁給了窮瓦匠彭萬里,這在當時驚掉了不少人的下巴,還有人說這段婚姻定不會長久。

彭萬里和淇淑并不在意別人的說法,婚后,他們兩人舉案齊眉,彭萬里對淇淑百依百順,而淇淑也積極為他操持家務,將家中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條,兩人的日子雖然不富裕,但是也說得上安穩幸福。

這天,彭萬里早早收工回到了家中,但是淇淑并不在家,不知去了何處,彭萬里坐在桌邊等著淇淑回來,不知怎地,他突然覺得十分困倦,便趴在桌上睡了過去。

彭萬里夢見了一條白蛇,這條白蛇纏繞在他身上,而后口吐人言道:「快去白云山家中瞧瞧!」白蛇說完這句話,彭萬里便醒了過來。

彭萬里醒后越想越覺得不對勁。白云山是彭萬里的朋友,他是個貨郎,長相英俊,人也活泛,他本來和彭萬里一樣,是個窮小子,但他憑著一張能說會道的巧嘴娶到了村里有錢的寡婦丹梅,從此便過上了吃喝不愁的生活。

彭萬里覺得白蛇對自己說的話定有蹊蹺,于是連忙起身到了白云山家。白云山家的大門并沒有關緊,彭萬里正打算敲門示意,卻突然聽到從門縫中傳出了一道熟悉的女聲,于是他放下準備敲門的手,將眼睛貼在門縫悄悄往里望去。

彭萬里看見自己的妻子淇淑竟然出現在了白云山家里,他們兩人身側還有一個三歲左右的孩子,白云山拽著淇淑,想把人扯進懷里,淇淑眼中淚水撲簌簌往下落著,正拼命掙脫白云山的束縛。

彭萬里看到這一幕差點把鼻子氣歪,他氣沖沖推開了大門,上前對著白云山就是一拳,白云山瞧見是他,臉上露出了一個混合著得意和輕蔑的笑容。

他看著彭萬里說:「我跟淇淑可是連孩子都有了,你算是哪根蔥。」

這句話讓彭萬里懵在了原地,他下意識轉頭看了看那個孩子,這時,淇淑帶著泣音的聲音響起:「他是我丈夫!」

淇淑躲開彭萬里投來的視線,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他。

淇淑與白云山早就相識,五年前,白云山用花言巧語騙走了淇淑的身心,淇淑不小心懷孕,她將這件事告訴白云山,白云山信誓旦旦讓她在家中等著自己,說自己一定會來娶她。

淇淑在家等了小半年,卻等來了白云山入贅到了寡婦丹梅家的消息,她崩潰不已,此時,她肚中的孩子也已經有六七個月了,眼見實在瞞不下去了,于是,淇淑將事情告訴了自己的父母。

淇淑的父親大怒,上來就要打死她,被她的母親死死攔住了。孩子月份大了,只能留下來,于是淇淑的父母帶著女兒去了外地,一直等她生下孩子,并調養好身體,才從外地回來。

這孩子是不可能讓淇淑養著的,她的父親干脆將孩子送到了白云山的家中,便不再管這件事了。

淇淑休養了一年后,父母催著她趕緊嫁人,她經歷過那樣的事情,不想再找一個油嘴滑舌的男人,于是選擇嫁給了老實的彭萬里。

婚后,彭萬里和淇淑的生活簡單和諧,就在淇淑覺得一切已經過去的時候,那天,彭萬里突然帶著白云山回到了家,還跟淇淑介紹說,這是自己的朋友。淇淑看著白云山沖自己笑了笑,頓時覺得眼前一黑。

從那天起,白云山常常趁著彭萬里不在家前來騷擾淇淑,這天,他讓淇淑來自己家,見淇淑堅決不同意,便用兩人的孩子做威脅。

那孩子原本是由白云山的父母帶著的,白云山趁妻子丹梅不在家,將孩子抱了過來。淇淑被迫來到白云山家后,白云山想強迫她跟自己重修舊好,淇淑堅決不從,這才有了彭萬里剛剛看到的那一幕。

彭萬里聽完這番經過驚呆在了原地,這時,一道聲音從他背后響起,「好哇,沒想到你白云山竟是這樣的人。」

彭萬里回頭一看,是丹梅不知何時回到了家,還躲在門外聽完了全程。丹梅是個潑辣的性子,直接將事情鬧到了村中族老面前。

村中族老商議過后,認為白云山先是誘奸淇淑,隨后又騙婚丹梅,犯了淫邪之罪,決定對他實施閹刑,而后將他趕出村子,并將他的事跡在附近幾個村子廣而告之,以免再有人上當受騙。

后來,淇淑羞對彭萬里,自請下堂,丹梅卻是看上了彭萬里,問他愿不愿意娶自己。

最后,丹梅帶著家產嫁給了彭萬里,做了正妻,而淇淑雖然做了錯事,但是彭萬里卻不忍心休棄她,讓她變成村中的笑柄,于是便讓她做了妾室。

后來,淇淑問過彭萬里,為什麼偏偏在那天去了白云山家。彭萬里說,那天自己在回家的路上救下了一條白蛇,是白蛇有靈,給他托了夢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