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男子醒來,發現妻子把手指放進他的嘴里,輸送千年神元

里昂 2022/11/11

東晉末期,深山腹地有一個小山村,村尾住著一戶姓胡的窮苦人家,夫妻倆帶著一個八九歲的娃。戶主長著一雙大腳片子,因此人稱胡大片。胡大片家里無田無地,就以養羊為生,平常時候,父子二人趕著一群羊,到山上放牧。

這一年的秋季,胡大片和妻子吳氏相商,打算采摘一批山貨到城里賣,好歹能多賺一些錢,存起來將來給兒子娶媳婦用。吳氏同意了,讓兒子胡拴財獨自趕著羊群放牧,夫妻倆沒日沒夜地采摘山貨。

山貨采摘完后,胡大片綁在獨輪車上,推著去了城里。城里路途遙遠,一去一回,需要好幾天,放羊的事,就落在了胡拴財的身上。

這一天,胡拴財正在山上放羊,忽然看見山谷里,一男一女正在打斗。男人長相兇惡,丑陋不堪,女子正當妙齡,一身皂白,美如天仙。女子處于弱勢,漸漸不敵,忽然被男子制住,男子張嘴咬向女子的喉嚨。

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胡拴財撿起地上的石子,砸向男子的頭部。他在山上放羊,經常用石頭趕羊,練就了神技,百發百中。這一石子,正砸在男子的太陽穴上,男子大叫一聲,放掉女子,倒地變成一只蝎子,匆匆逃離。女子也鉆入地下不見了。

胡拴財大為驚奇,趕緊跑上前查看,不見女子蹤影。他喃喃自語起來,難道遇見了妖怪?回到家里,他把此事講給母親聽了,吳氏叮囑說:「山里多精怪,以后遇見這種事,不要多管閑事,以免惹禍上身。」胡拴財忙不迭地答應下來。

這以后,胡拴財天天上山放羊,再也沒有遇見過怪事。

時間一晃,兩三年過去。這一天,胡大片感染傷寒,病倒在床。吃了大半個月的藥,病情卻越來越重。這一天半夜里,胡大片把妻子兒子叫到床邊,交代了后事,大叫數聲而亡。

母子兩個哭得肝腸寸斷,天亮后,吳氏央求左鄰右舍去通知親朋好友,張羅著把喪事辦了。這以后,母子二人相依為命。胡拴財每天放羊,順帶挑一擔柴火回來,吳氏則在家里種菜園子,忙里忙外,打理家務。

有話則長,無話則短,一轉眼,到了胡拴財十八歲生日的這一天。晚上,吳氏準備了幾個好菜,為兒子過生日。吃著飯,吳氏說道:「兒啊,你已經長大了,該說一門親事了。」

胡拴財卻嘆了一口氣,說道:「媽,我們家貧寒,誰家的姑娘會看得上我們家?依我看,我不結婚,打一輩光棍算了,只要不苦了你,我苦點累點算不了什麼。」吳氏「啐」了一口,說道:「盡瞎說,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,天經地義的事。」

過了兩天,吳氏委托大嘴媒婆給胡拴財說親。半個月后,大嘴媒婆上門抱怨,胡家太窮,她跑了好幾家,嘴皮子差點沒磨破,卻都被拒絕。吳氏長嘆一口氣,從此心里有了小疙瘩。

這一天,胡拴財把羊群趕上山,任由羊兒們啃草,他則坐在石頭上發呆。忽然,有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,接著傳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。他回頭一看,正是他早年搭救的那一名女子。女子笑瞇瞇地說:「你在想什麼?該不會是在想媳婦吧。」

胡拴財臉一紅,結結巴巴地說:「我才沒有。你來干什麼?」女子嬌羞地笑了一下,說道:「聽說你正在說親,我來給你當媳婦,不知你愿意不愿意?」胡拴財說:「好是好,不過,你好像不是人類,屬于山中的精怪,我害怕。」

女子哈哈大笑起來,說道:「真是膽小鬼!」接著,她講起了自己的身世。

原來,她是山中的人參仙子。山中的精怪都想長生不老,因此都在打她的主意,想方設法要吃了她。那一次,蝎子精想吃她,差點得逞,關鍵時刻,被胡拴財飛石搭救。為了報恩,她等到胡拴財長大,來給他當妻子。

胡拴財大喜,連說愿意,牽著她的手回到家里,將前因后果和母親一講,吳氏也大喜過望。當天晚上,吳氏弄了幾個菜,祭了祖先,然后讓兩人拜了天地成了婚。

從此后,人參仙子落戶在了胡家,對外自稱姓任。任氏心靈手巧,不但會紡線織布,還會種植人參,在房前屋后,種滿了人參。人參苗長大后,她把人參苗賣給有錢人家種植,賺了不少錢。不到兩年,胡家翻蓋了新房,購置了許多良田。

村里人不知緣由,都夸胡拴財娶了個好媳婦。

到了第三年,任氏懷上了身孕。十月期滿,到了分娩之夜,任氏生下一個大胖小子,一家人歡喜無限。這時,任氏猛地坐起,驚慌地說:「不好,蝎子精趁我神元消耗之際,偷襲我來了。」

話音剛落,一個丑陋的男子破窗而入,一把抓住虛弱的任氏,張嘴咬向喉嚨。胡拴財大吼一聲,撲上前緊緊地抱住男子,張嘴咬向他的喉嚨,頓時咬破血管,血液流進他的嘴里。

男子慘叫一聲,雙臂變成一雙大鉗子,扎向胡拴財的腰間。與此同時,男子的雙腿變成尾巴,扎向胡拴財的小腿。胡拴財毒液攻心,頓時暈死過去。

等到胡拴財醒來,只見任氏正在把手指放進他的嘴里,一股芬芳的液體,流進他的身體里。任氏的臉色蒼白,凄然一笑,說道:「郎君,你中蝎毒太深,我只能用我千年的神元,來搭救你。」

胡拴財想拒絕,卻身不由己,無法動彈。等到液體流盡,任氏委頓在地。胡拴財渾身有了力氣,趕緊下床,抱住任氏,淚流滿面地說:「賢妻,你這是何苦啊!

任氏笑著說:「你為了我,連死都不怕,我又怎麼會舍不得千年神元?」說完,變成了一株干枯的人參。

胡拴財淚水磅礴,奔涌而出。他和著淚水,把人參埋進了院子里。第二天,土里長出人參苗。那一只蝎子精,早已死去,他用一把火將它燒為灰燼。

自此后,胡拴財一邊撫養兒子,一邊照料那一棵人參苗。

時光荏苒,幾十年不知不覺地過去。這期間,胡拴財的母親早已去世,兒子也娶妻生子了。而胡拴財,因為吞食了人參仙子的千年神元,模樣一點也沒有改變。

后來,胡拴財辭別兒孫,抱著那一株人參,隱居深山去了,再也沒有露面。幾年后,他的兒子思念他,到深山里尋找了一段時間,無果而返。

大約兩百多年后,村里有一個采藥人,到深山里挖藥,迷了路,被一位白胡子仙人引出山林。白胡子仙人的身邊,跟著一個五六歲的小姑娘。臨別時,采藥人叩問姓名。仙人笑呵呵地說:「我是你們村里胡家的先祖,名叫胡拴財。這位是我的妻子,人參仙子。」

采藥人回到村里,對胡家后人講了此事,村里人這才知道,胡拴財還活著,而人參仙子,已經修煉到小姑娘的程度了。

如果愛情超越了生死,超越了自我,或許就是最純真的感情了。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,在于借事喻理,勸喻世人,與封建迷信無關。

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,你的支持,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!

(圖片來自網絡,如有侵權,聯系刪除)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