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商人一夜暴富,家中母鼠泛濫,貍貓:你是它們的糧食

里昂 2022/11/24

明朝時期,清陽鎮有個名叫杜雷敬的商人,前不久,他的妻子生下了七胞胎,七個孩子都是女兒,剛生下來時,個頭比老鼠大不了多少。

杜雷敬為人心高氣傲,做生意屢屢不順,賺下的錢財只夠勉強糊口。現下,家中又多了七張要吃飯的嘴,更是捉襟見肘。他左思右想,決定搬到更富庶的鎮子上居住,希望能碰上好運氣,將生意做起來。

轉眼,一年過去了,這天,杜雷敬突然回到了清陽鎮,他穿著綾羅綢緞,一身珠光寶氣,買下了鎮上最大的那座宅院,花費重金修葺一新,還將鎮上最美的歌女贖回了家中夜夜笙歌。

鎮上的人還記得杜雷敬的七胞胎女兒,紛紛詢問他為何獨身一人搬了回來,他說妻子和女兒習慣了新家的環境,不愿隨他搬回老家。

杜雷敬在鎮上待了一段時間后,人們發現他手下并無產業,也從不出去跑商,但他天天揮金如土,像是有了花不完的錢。有人按捺不住好奇心,上前詢問,杜雷敬神秘一笑,他說他這是與人做了筆買賣,一夜暴富,一般人學不來。

這日,杜雷敬在家中摟著歌女戲耍,突然,歌女髮出了一聲尖叫,手腳并用地飛速爬上床榻,還指著杜雷敬的腳邊喊道:「老鼠!好大的老鼠!」

杜雷敬低頭一瞧,發現一只灰皮母鼠正在仰頭看他,那母鼠比尋常鼠類要大上一圈,眼睛是渾濁的血紅色。杜雷敬被它盯著,感覺到了一陣如蛆附骨的陰冷。

他打了個寒顫,脫下鞋子狠狠朝母鼠拍去,母鼠靈活地躲開,它深深看了杜雷敬一眼,轉身消失了蹤影。從那天以后,杜雷敬發現家中的母鼠泛濫成災,它們躲在角落里,一雙雙眼睛死死盯著他,讓他如芒刺背,夜夜不得安寢。

杜雷敬嘗試了很多辦法驅逐老鼠,卻都沒有效果,這天,他陰沉著臉外出,看到街角有一只貍貓盯著他瞧,他想到老鼠的天敵正是貓,于是上前將貍貓帶回了家。

自從貍貓到了杜雷敬家后,母鼠果然不再猖獗。這天晚上,杜雷敬正睡著,突然被一陣貓叫聲吵醒,他睜眼一看,發現貍貓不知何時竟爬上了他的床頭,一雙綠幽幽的眼睛正盯著他。

杜雷敬被嚇了一跳,他罵罵咧咧地坐起身,伸手就要拽住貍貓往地上摔,貍貓躲開他的手,跳向一旁,口吐人言說道:「母鼠這段時日停歇,是為了積蓄力量復仇,你是它們的糧食,只有將你啃噬,它們才能甘心進入輪回。」

杜雷敬聞言大驚失色,他反駁道:「你在胡說什麼,我又沒有傷害過它們,它們憑什麼報復我?」

貍貓盯著杜雷敬的眼睛,已經看透了他的色厲內荏,它問道:「你難道不記得那七個被你賣掉的孩子了嗎?她們變成老鼠,來找你復仇了。」

杜雷敬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,他撲上前想要抓住貍貓,口中厲聲質問:「你是誰?你怎麼知道這件事?」

貍貓輕巧地跳到了衣柜頂上,它長嘆一口氣,說道:「當初指點王員外買走你女兒的人就是我,我已經受到了上天的懲罰,現今該輪到你了。」

原來,一年前,杜雷敬帶著一家人搬到了富庶的鎮子上,他眼高手低,生意接連失敗,欠了一屁股的錢,就在一家人即將餓死街頭時,鎮上的首富王員外找上了杜雷敬。

王員外年近六十,膝下只有一個不滿十歲的女兒,他的女兒生來便有不足之癥,整日流連病榻。

前不久,王員外的女兒突然昏迷不醒,氣息一天比一天微弱。王員外急病亂投醫,找到了一個四處游歷的邪道尋求救命之法。

邪道查看了王員外女兒的情況后,判斷出她先天的魂魄不全,天生便是早夭的命。王員外委以重金,請求邪道救下他的女兒。邪道腦子一轉,便將主意打到了杜雷敬女兒的身上。

七胞胎這樣的事情,世所罕見,如果說雙胞胎是一魂雙體,七胞胎便是一魂七體,他們天生便是補魂的好工具,因此,七胞胎被叫作補魂嬰。

邪道告訴王員外,只有七胞胎的魂魄能夠修補他女兒的魂魄,他讓王員外去找杜雷敬談條件,看他愿不愿意將女兒交出來。

杜雷敬此時已經窮瘋了,他聽到王員外提出的條件后,想也不想地說,他要錢,要一輩子都花不完的錢。他對七個女兒并無感情,在他眼里,她們都是他的拖累,若是沒有這七個孩子,他定能過上更好的生活。

王員外給了杜雷敬很多錢財,而后讓人將七胞胎抱走,杜雷敬的妻子拼命阻攔,杜雷敬上前攔她,失手將她打死。直到死去的那一刻,她的眼睛還圓睜著,望著女兒被抱走的那個方向。

杜雷敬將妻子的尸身匆匆掩埋,他看著手中的銀錢,怕王員外反悔,覺得那七胞胎不值這麼多錢,再向他把錢要回去,于是他連夜搬回了清陽鎮。

貍貓對杜雷敬說:「當初王員外將七胞胎帶回去后,我用邪術取出了七胞胎的魂魄,就在我為王員外的女兒補魂時,一道天雷劈了下來,我失去了意識,等我再醒來時,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只貍貓,王員外和他的女兒都已經殞命。我這才知道,我所施展的邪術與天道有違,這是上天對我降下的懲罰。」

杜雷敬的女兒因被親生父親賣掉而殞命,想要保護她們的母親又被父親手打死,因此她們死后怨氣沖天,順著氣息找上了杜雷敬,化為無數母鼠藏在他的宅院中,要積蓄力量將他啃噬殆盡。

杜雷敬聽完這番經過,嚇得雙腿發軟跪倒在地,他向著貍貓連連磕頭,求它救命。貍貓淡淡地說道:「我罪孽深重,怕是這一輩子也難以償還,我幫不了你。我特意來尋你,只是為了將這件事的真相告訴你,免得你死到臨頭還不知自己因何而死。」

貍貓說完,縱身一躍不見了蹤影。杜雷敬驚懼交加,這時,他突然感覺一陣失重,嚇得閉上了眼睛,等再睜開眼時,他發現自己滿頭大汗地躺在床上。原來,剛剛的一切只是一個夢。

杜雷敬擦拭著汗珠,不停在心中安慰自己夢是假的,待他平復好心情,準備再次入睡時,突然聽到床邊傳來「吱吱」的叫聲,他抖著手掀開床幔,看到床下密密麻麻地站著紅眼睛的母鼠。

第二天,仆人見杜雷敬遲遲未起,前去叫他。他剛推開房門,便發出一聲尖叫,而后連滾帶爬地往外跑。

他看見,房間中的杜雷敬已經不見了蹤影,取而代之的是一具白森森的骷髏,骨頭上還有著密密麻麻的牙印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