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小伙子釀酒,道長指點他去各處蓋印,土地爺:停業整頓

里昂 2023/01/06

#頭條創作挑戰賽#

唐朝武周年間,有一個姓袁名佳凉的年輕人,想自謀出路,思來想去,決定開釀酒的酒坊。于是,他去城里酒坊當了學徒,學習釀酒的技術。

一轉眼,三年過去,袁佳凉學會了釀酒的技術,回到家里,請了兩個伙計,開了一座釀酒坊。過了一段時間,他釀造出幾缸酒來,可是一嘗,居然又苦又澀。

袁佳凉百思不得其解,便跑到城里問師父。師父問道:「你拜訪了各路神仙嗎?要他們蓋印批準,才能釀酒,不然的話,釀出來的酒沒法喝。」袁佳凉不知道此事,便詢問師父,他應該怎麼做?師父說:「你去無中生有道觀里,找莫名其妙道長吧,他會教你怎麼做。」

無中生有道觀大約四五十里遠,坐落在群山深處,袁佳凉騎著騾馬到了山腳下,然后攀爬山路,走了大約一個多時辰,到了無中生有道觀。

莫名其妙道長聽了他的來意,笑著說:「沒關系,我給你設一個道場,你去找各路神仙蓋印吧。」

道場開設好后,十幾個道士敲著鐘磬,開始念咒,莫名其妙道長將拂塵往袁佳凉的頭上一搭,說道:「先去找土地爺。」

袁佳凉的眼睛一花,人已經到了土地廟,只見土地爺和土地奶奶端坐在神龕上,詢問他要辦什麼事?

袁佳凉趕緊行禮,講了要辦釀酒坊的事情。土地爺拿出一張證書,在上面蓋了大印,遞給袁佳凉說:「土地證已經給你批下來了,二百兩銀子的審核費用。」袁佳凉尷尬地說:「我來的匆忙,沒有帶錢。」

土地奶奶笑著說:「我們不收凡間的錢,你回家燒紙錢,講明是土地審核費用,我們就能收到。」袁佳凉這才放下心來,二百兩紙錢銀子,他還是付得起的,要是二百兩銀子,他確實拿不出來。

臨走時,土地爺說:「小伙子,我要是想喝酒,去你家酒坊,你不會把我拒之門外吧。」袁佳凉忙說:「土地爺爺要是能來,蓬蓽生輝,歡迎你來。」土地爺點點頭,說道:「你是一個識趣的人,祝你生意興隆。」

袁佳凉拱手告辭,心念一動,人已經回到了道觀里。莫名其妙道長問道:「還順利吧。」袁佳凉笑著說:「非常順利。」

莫名其妙道長說:「現在去拜訪水神,釀酒要用好水,水神批準蓋印后,就會供應優質水源。」說罷,莫名其妙道長將拂塵往袁佳凉的頭上一搭,他的身子一晃,到了水神官衙。

水神拿出證書,蓋了大印,讓袁佳凉回家燒三百兩銀子的紙錢,上交審核費用。臨走時,水神問了同樣的話,要是去他的酒坊討酒喝,他是否愿意?袁佳凉忙說愿意,告辭而去。

回到道觀后,莫名其妙道長讓他去拜見火神,袁佳凉狐疑地問道:「我釀酒而已,為何還要去拜見火神呢?」莫名其妙道長說:「但凡與釀酒挨邊的神仙,都要去蓋印。要是火候不到,能釀出好酒嗎?」袁佳凉若有所悟,答應去拜訪火神。

就這樣,在莫名其妙道長的指引下,袁佳凉還去拜訪了谷神和酒神,他們都蓋了大印,發了證書。回到家里后,袁佳凉買了一大堆火紙,分別燒給土地爺、水神、火神、谷神和酒神。

袁佳凉開始釀造新酒了。過了一段時間,新酒釀出來了,他舀了一勺嘗了一嘗,果然是好酒。他把酒拉到集市上,一搶而空。袁佳凉大喜,酒爐常年不停,釀造好酒。

過了一段時間,來了一名童子,自稱是土地爺面前的小童,奉土地爺之命,來拿兩壇酒。土地爺初一要款待客人,酒宴上不能少了好酒。袁佳凉趕緊拿出兩壇好酒,交給童子,童子挑著走了。

過了幾天,水神差人來要兩壇好酒,說是十五要賞月,賞月自然需要好酒營造情調。袁佳凉挑選了兩壇好酒,交給了來人。

又過了幾天,火神差人來要了兩壇好酒。後來,谷神和酒神,也都差人來拿走了兩壇好酒。袁佳凉掰著指頭算了算,幾個主管神仙,一共拿走了十壇好酒。他有點心疼,但是轉而一想,他們都是主管神仙,不能得罪,只要能保佑他釀造出好酒就行了,破費就破費吧,只當花錢買平安了。

到了下個月,各路神仙又來要酒,先后拿走了十壇好酒。這以后,每個月,各路神仙都會差人來要酒。終于有一天,袁佳凉忍不可忍,拒絕了土地爺的童子。

到了晚上,土地爺忽然托夢來了,他皮笑肉不笑地說:「經過考察,你這人人品不好,不尊重主管神仙,不適合釀酒,特地來通知你,收回土地證,停業整頓。」

袁佳凉忙問道:「我的人品如何不好了?」土地爺板著臉說:「你不送酒給我喝,就是不尊重神仙,難道不是人品差嗎?再說了,我手握大權,隨時可以收回證件,也隨時可以發放證件,你又能奈我何?」

說罷,惡狠狠地用拐杖敲著地面,袁佳凉心想,要是收回了證書,就釀造不出好酒了,好漢不吃眼前虧,我還是妥協吧。于是跪在土地爺面前求饒,允諾以后每月敬獻兩壇好酒。土地爺這才離去。

第二天一大早,童子來了,拿走了兩壇好酒。袁佳凉心想,這些主管神仙一個都不能得罪,還是忍氣吞聲吧。

一轉眼,到了年底,袁佳凉開始算賬。這一算,他大吃一驚,辛苦一年下來,去掉成本以及人工工資,他竟然只落下兩壇酒的利潤。

如此看來,要是沒有主管神仙們的勒索,他能獲得二十多壇酒的利潤,如今這些利潤都被他們拿走了,他基本上等于白干了。

一怒之下,袁佳凉關閉了酒坊,他憑什麼白養著這些天上的蛀蟲呢?

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,在于借事喻理,博人一笑,與封建迷信無關。

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,你的支持,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!

(圖片來自網絡,如有侵權,聯系刪除)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