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穩婆深夜接生,見孕婦肚皮長滿蛇鱗,拿出剪刀得了善報

里昂 2022/11/08

張穩婆被男子背在背上,她看到兩旁的風景飛速后退,恍惚間以為自己是乘上了一陣風。男子背著她穿過深林,到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宅院前,宅院門口掛著兩只大大的綠色燈籠,散發著瘆人的光芒。

宋朝時期,勝州饒樂縣有一位張穩婆,她為人和善,本領高超,方圓十里八鄉的孩子幾乎有一半都是經由她的手出生的,因此她在這一帶很有威望。

這一天晚上,外面的風雨很大,張穩婆的雙腿傳來陣陣隱痛,讓她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覺。突然,她聽到自家的門被敲響了,緊接著一道焦急的男聲響了起來,「張穩婆,我家妻子快生產了,你快隨我來一趟!」

張穩婆一聽這話,趕忙從床上爬起,她穿上衣服,而后匆匆忙忙打開了門,門外站著的是一個滿臉焦急之色的俊俏白衣男子。

男子見張穩婆開了門,一把將她背了起來,而后一邊急速奔跑,一邊向她說明自身的情況。

原來,男子名叫聶子山,他的妻子風冉懷胎十月,這晚發作了,但是卻一直生不下來,無奈之下,聶子山只能深夜前來敲響了張穩婆的門。

眼見聶子山背著自己往深山里走去,張穩婆心里不由得犯了嘀咕,她在這附近住了一輩子,卻從沒聽說過深山中住的還有人家。

很快,聶子山背著張穩婆到了一座闊氣的宅院前,他帶著張穩婆一路往里走,將她送進了妻子的產房。

張穩婆進到產房中后,看到床上躺著一個色若春花的美麗女子,她心知這就是風冉。

風冉此時緊閉雙眼,臉色蒼白,頭上布滿了細汗。張穩婆見她臉色不大好,連忙上前查看,這才發現她已經暈了過去。

張穩婆連聲叫著風冉的名字,希望能將她喚醒。她的手也輕輕放在了風冉的肚子上,想看看胎兒的胎位是否有利于生產。

就在這時,張穩婆突然覺得手下的觸感不太對,她在風冉的肚皮上摸到了硬硬的東西,她隨手掀開了搭在風冉肚子上的衣服,頓時嚇呆在了原地。

張穩婆看到,風冉的肚皮上竟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蛇鱗,那些蛇鱗還隨著風冉的呼吸一張一合,看得張穩婆頭皮發麻。她幾乎立刻就想到了,面前的這個婦人恐怕是個妖怪。

意識到這點的張穩婆本想轉身就跑,但是她又看到了風冉高聳的肚皮,一想到里面也是一條小生命,她就無論如何都邁不出腳了。

張穩婆一咬牙,又回到了風冉身邊,她抬手輕輕拍了拍風冉的臉將她叫醒,而后讓她配合著自己的呼喊用力,過了好一會兒,孩子終于被生了出來。

那孩子也不普通,他上半身是人形,下半身卻長了條蛇尾,被生出來后,他的小臉憋得通紅,發出了小貓似的哭叫聲。

張穩婆強裝鎮定地拿出剪刀,而后將嬰兒身上的臍帶剪了下來。她將孩子包了起來,抱給了正在外面焦急等待著的聶子山。

聶子山一見到孩子,便知道張穩婆已經發現了他們夫妻倆的不對勁,他進屋看了看妻子的狀況,等再出來后,便將一切事情向張穩婆如實相告。

原來,聶子山是在山中修煉多年的蛇妖,而風冉曾經是富貴人家中的大小姐。

幾年前,聶子山到紅塵中云游修行,途中,他遇到了外出游玩的風冉,一人一妖一見鐘情。

在相處了一段時間過后,聶子山對風冉越發放不下,他憂心風冉喜歡的只是身為人類的自己,不敢將自己是妖的真相告訴風冉,但是如果就這麼隱瞞風冉一輩子,他也心有不甘。

后來,聶子山無意間在風冉面前露出了自己的妖身,出乎他意料的是,風冉并沒有害怕他,而是堅決地說自己愛的只是他,和他的種族無關。

風冉將聶子山帶回了家,將事情向她的父母如實相告,希望能得到父母的成全。

風冉的父母表面上答應了他們的婚事,背地里卻偷偷找來了降妖的道士。在他們眼里,他們的女兒是被妖怪迷惑了,只要破除妖怪的邪術,女兒自然會恢復正常。

聶子山不敵道士,被打成重傷,最后是風冉擋在他面前以命相護,他們倆這才逃了出來。

后來,他們就在這片山林中定居了,過了幾年,風冉還懷上了孩子。由于她懷的是半人半妖的胎兒,所以肚皮上才會有蛇鱗。

說到這兒,聶子山舉起手中的小嬰兒向張穩婆示意。

張穩婆被他們夫妻兩人之間的深情打動,聽到聶子山是妖怪也不害怕了,反而笑著祝福他們一家三口從此和和美美。

在張穩婆臨走前,聶子山遞給了她一枚內丹,口中說道,「我知道您身上有頑疾,只要您吞下這枚內丹,您的身體就會恢復健康。」

他話音剛落,那內丹便直接飛到了張穩婆的口中,被她咽下了肚子。

由于風冉剛剛生產,張穩婆便讓聶子山去陪在妻子身邊,說自己走回去便是了。于是,聶子山只把她送到了宅院門口。

張穩婆走出幾步后,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,她驚訝的發現,原本的宅院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條黑色的大蛇。大蛇的眼睛散發出綠幽幽的光芒,為張穩婆照亮了山路。

后來,張穩婆再也沒見過聶子山他們一家三口,偶爾回想起來,她甚至覺得那是一場夢。只有健康的身體提醒她,這一切是真實發生過的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