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神算說木匠能活一百歲,結果他四十暴斃,判官:沒算錯

里昂 2022/11/24

明朝時期,潁州有個名叫易行天的木匠,他性格豪爽,是個熱心腸,附近十里八鄉,誰家若是有點事,他都樂意上前幫忙。曾有一個路過的神算為他批命,說他身上功德深厚,定能長命百歲。

這天,易行天一睜眼,發現自己到了一條石板路上,周圍一片白蒙蒙,什麼也看不清,他沿著石板路往前走,發現路的盡頭是一條寬闊的河流,還不等他想明白這是怎麼回事,兩個青面獠牙的鬼差突然出現在他身旁,架著他到了一個漆黑的房間中。

在昏黃的燭光中,易行天勉強看見自己的面前有一個高台,台上坐著一個身形高大的男子,兩個鬼差將他押跪在地上后,易行天聽見台上那人用威嚴的聲音說:「台下之人聽著,這里是地府,你已經暴斃而亡,本判官即刻宣判你生前的罪責。」

易行天一聽這話,頓時掙扎起來,他嚷嚷著說:「不可能,神算給我批過命,他說我身上有功德,能活到一百歲,可我現在才四十。」

判官壓低聲音不悅地說道:「你生前欺男霸女,作惡多端,如今到了地府,竟空口白牙扭曲是非,鄭爾彭,你好大的膽!」

易行天一聽,覺得不對勁,他對著台上的人說道:「大人,我名叫易行天,并不是鄭爾彭。」

易行天話音剛落,整個屋子頓時變得燈火通明,台上的判官瞪著兩只銅鈴大小的眼睛盯著他瞧,而后又翻起了手中的書冊。

過了一會兒,判官讓鬼差將易行天放開,又給他搬了椅子讓他坐下,輕咳了兩聲說道:「這,這神算倒是沒算錯,只是不知出了什麼差錯,你的魂魄竟代替鄭爾彭的魂魄到了地府。你暫且等等,本判官已經叫人將他捉拿,等他來到地府后,定將事情查個水落石出。」

易行天聞言低下了頭,他輕輕嘆了一口氣,跟判官說道:「大人,你說的鄭爾彭我認識,他是前不久搬到我們鎮上的一個富商,我們關系不錯,我剛剛想起來,我死前好像正與他一起飲酒。」

易行天解釋,一個月前,他外出做工,在路上,他看見一群光棍圍著一個嬌弱的小姑娘,還對姑娘動手動腳。他上前搭救,那群光棍與他纏斗,他雙拳難敵四手,就在快要招架不住的時候,是鄭爾彭出現趕走了混混,易行天和那姑娘這才得救。

從那以后,易行天和鄭爾彭漸漸熟悉起來,鄭爾彭經常邀請易行天去他家中喝酒,兩人促膝長談,有時能喝到天亮,十分暢快。

前一晚,鄭爾彭又邀請易行天到他家,易行天提著好酒登門,但鄭爾彭卻拿出了另一小壇酒,說那是他珍藏了很久的佳釀。那小壇中的酒后勁極大,易行天喝了兩杯便暈了過去,等他再醒來時,便到了石板路上,現在想想,那便是黃泉路,那條河就是冥河。

易行天剛說完這番話,鬼差便羈押著鄭爾彭和另一個身著道袍的鬼魂到了房間。鬼差對判官稟告說:「屬下前去捉拿鄭爾彭的魂魄時,發現他在易行天的身體里,還在與一邪道商談換魂事宜,于是將他們兩人的魂魄都抓了回來。」

判官微微頷首,他大手一拍桌案,發出「嘭」的一聲巨響,鄭爾彭和邪道嚇得跪在了地上,瑟瑟發抖。判官沉聲說道:「台下兩人,報上名姓,將你們做下的惡事如實交代!」

鄭爾彭抖著聲音報出名字,而后喊道:「大人,是這邪道蠱惑了我,他說我壽命將盡,只有找一個長壽之人,跟那人交換身體,才能繼續活下去,所以我才做出了這等事。」

說著,鄭爾彭還看向易行天,流著淚說道:「行天,好兄弟,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害你,我們相處了這麼久,你難道還不了解我的為人嗎?」

易行天聽到這番話,神情有些動容,他張口準備說些什麼,卻被邪道的話打斷了。

「你放屁,明明是你求我,讓我幫你換魂,易行天也是你自己挑的,你聽說他能長命百歲,所以才搬到這個鎮上。」

邪道說著,看向了易行天,對他道:「你別相信他的話,他當初打聽清楚你的秉性后,特意找了幾個光棍和一個小姑娘,在你面前演了一出戲,你那天路過哪兒,也是他算計好的。之后那些促膝長談都是假的,你每次走后他都要跟我抱怨半天,說跟你聊天浪費時間。為了方便換魂,他在給你喝的那一小壇酒里下了迷香。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把你當做過朋友。」

易行天聽聞這番話,愣住了。鄭爾彭猛地撲到邪道的身上,死死掐住他的脖子,嘴里胡亂叫喊著,說邪道說的都是假的。

判官又拍了一下桌子,讓鬼差將鄭爾彭和邪道分開。他說道:「你們兩人試圖混淆天命,罪大惡極,現今判罰你們將十八層地獄所有的刑罰全部受過一遍。鄭爾彭死不悔改,在本判官面前仍試圖混淆黑白,再判你受過刑罰后打入餓鬼地獄,永世不得超生。」

鄭爾彭和邪道慘叫著被拖了出去,易行天望著他們的背影,有些回不過神。判官走下高台,拍了拍易行天的肩膀,說道:「人生在世,交朋友要擦亮眼,有些人撒起謊來,比鬼更可怕。」易行天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。

由于易行天已經到了地府,地府有地府的規矩,就算他陽壽未盡,也不能再將他放回去,判官為了補償他,任命他做了當地的城隍,護佑一方百姓。他也算是因禍得福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