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少女大婚當日,白胡子老頭闖入洞房:夜里子時上房梁

里昂 2022/11/12

故事發生在清朝乾隆年間,輝縣住著一個名叫胡柚的女孩,她本出身名門貴族,奈何在她三歲那年,父母相繼病逝,胡家也徹底沒落,她的奶媽心善,將其抱回了家,并撫養長大。

自那以后,奶媽就成了胡柚唯一的親人,可奶媽的兒媳卻十分討厭胡柚。他們的家本就不富裕,兒媳又多年沒有孩子,如今婆婆卻帶了一個外人,并將其當親孫女對待,她心中自然不平衡。

自那以后,奶媽的兒媳就處處為難胡柚,剛開始奶媽還能護著,可隨著年齡的增長,奶媽漸漸力不從心,直到胡柚十七歲那年,奶媽不幸病逝,她也被趕進了柴房,過上了水深火熱的生活。

盡管胡柚整日吃不飽,穿不暖,衣服也破破爛爛,可她卻生得十分漂亮,氣質更是脫俗,每次上街買菜,都會引得男人側目,就連奶媽的兒子,都對她動了歪心思。

奶媽的兒媳見狀,認為留著她也是個禍害,便決定早日將其嫁出去,并開始四處為其物色對象。可憐的胡柚只能任人擺布,心中委屈的時候,也只能到奶媽墳前哭訴。好在在這期間,她認識了一個名叫阿牧的年輕人。

阿牧是鎮上劉員外家的家丁,平日里負責跑腿給劉公子買藥。劉公子身體不好,自從出生后,便是個藥罐子,劉員外找了好幾個郎中幫兒子看病,卻一直沒有好轉。

阿牧跟胡柚一樣,也是早早失去了雙親,并被親戚賣進了劉員外家中當長工,不過他的日子倒自由很多,不似胡柚。阿牧很喜歡胡柚,每晚都會悄悄來找她,并給她帶些吃食點心,兩人的感情也直線升溫,可這注定是一段沒有結果的姻緣。

很快,奶媽的兒媳就給胡柚說好了親事,男方不是別人,正是劉員外的兒子。劉公子好像很喜歡胡柚,還托父親給了她家一把大筆錢,婚事也順勢定下。

這天,胡柚在回家的路上再次遇到了阿牧,二人相視無言,眼神中盡是不舍。就在阿牧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,胡柚像是下定決心一般,拉起他便往后山跑去。阿牧一臉懵,可不管他問什麼,胡柚始終一言不發。

很快,二人來到了一座破舊的山神廟里,廟中的一切雖然陳舊,卻十分干凈,山神像矗立在殿中,上面的金漆雖然掉得差不多的,卻仍舊威嚴。胡柚告訴他,這里是奶媽生前經常帶她來的地方,并表示,這里就是她父母第一次相認并相愛的地方。

就在阿牧不知所措之際,胡柚卻猛地撲進了他的懷中,并輕輕地吻向了他:「阿牧,我不想嫁人,我喜歡你,我寧愿將自己給你,也不要給那個我從未見過的劉公子!」

聽到這話,阿牧再也忍不住了,兩人心中壓抑的情感在這一刻爆發。可惜的是,他們仍舊沒有擺脫命運的枷鎖,事后二人相擁在一起,沉默片刻后,便相繼離開了。看著胡柚離去的背影,阿牧哭得泣不成聲。與此同時,天空下起了大雨,雨水滲透了山神廟的頂部,落在了山神像的臉上,就像兩行清淚,仿佛他們的感情,感動了這位沉默的山神一般……

眨眼間到了成親的日子,在這之前,胡柚再也沒見過阿牧。其實阿牧來找過她很多次,可胡柚狠心拒絕了他,一直將自己關在家中,不愿與其見面。

很快,迎親隊來到了胡柚家門口,她穿戴整齊,被媒婆攙扶上了花轎。臨別前,她四下張望,卻并未看到阿牧的身影。

很快,她便被送到了劉府,奇怪的是,劉公子卻并未出門迎接,就好像故意羞辱她一般。胡柚倒也沒有在意,跟著眾人走進大堂后,她卻發現,大堂里一個賓客都沒有,很是冷清,只有劉員外端坐在殿前。

劉員外上前解釋,稱兒子病情加重了,因此一切從簡,直接進洞房即可,他會在外招呼后來的賓客的。胡柚雖心中起疑,但也沒有多問,而是乖乖跟著丫鬟進了洞房。

洞房里很冷,且沒有吃食,四周安靜得出奇,胡柚心懷忐忑的坐在床前,腦子里卻想起了阿牧,眼淚也不爭氣的流了下來。就在這時,一正狂風刮起,窗戶被猛地刮開,胡柚聽到動靜后起身想要去關,卻看到一個白胡子老頭順著窗戶闖了進來。那老頭看起來很是眼熟,胡柚總覺得自己在哪見過他,但又說不上來。

胡柚剛想開口,那老頭卻搶先道:「姑娘,不必多說,你的情況我都了解,我此番前來,就是要幫你的。今天夜里子時,你要爬上房梁,且不管聽到什麼動靜,都不能出聲,只要過了子時,我就會來接你,記住我的話!」

胡柚聽后一臉懵,明明是自己大喜的日子,為何要躲在房梁上,她剛想開口,白胡子老頭卻轉身就走,離開前撂下一句:「姑娘,你的心上人還在等你,莫要讓我失望!」

聽到這話,胡柚心頭一緊,立馬想到了阿牧,莫非這老頭是阿牧派來的。想到這,她的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
夜幕很快降臨,眼看就要到子時了,胡柚立馬按照那老頭的話,找來板凳費力地爬上了房梁,并躲在了角落處。與此同時,屋門被猛地推開,劉公子緩緩走了進來,而在其身后,還跟著兩個身材高大的黑衣人,不過他們進屋后便守在門口,一動不動。

劉公子在房間里轉悠了一圈,卻沒有發現胡柚,不由得有些著急,并開口呼喊道:「娘子,你快出來吧,時辰不早了,咱該走了!」

躲在房梁上的胡柚聽后一臉懵,大喜的日子能去哪?她低頭看去,卻被嚇得魂飛魄散,只見劉公子是漂浮在空中的,他的下半身空蕩蕩的,什麼都沒有,他根本就不是人。

胡柚嚇壞了,拼命地捂著自己的嘴巴,不敢出聲。劉公子在房間里找了半天,眼看子時就要過了,他實在沒辦法,只好跟著那兩個黑衣人離開了房間。

直到門外沒了動靜,胡柚才敢爬下房梁。與此同時,那個白胡子老頭再次破窗而入,拉起胡柚便走。只不過幾個呼吸間的功夫,他們便出現在了后山那座破舊的山神廟里,而阿牧早已在此等候多時。

二人見面后,喜極而泣,激動地擁抱在一起,胡柚也終于認出了老頭的身份,原來他跟山神像長得一模一樣,正是這里的山神。

阿牧表示,其實劉公子在成親前幾日就不幸病逝了,可劉員外擔心兒子在地府孤單,堅持要將婚禮辦成冥婚,讓胡柚下去陪他。阿牧得知后,想找胡柚說清楚,奈何她就是不見自己,好在山神顯靈,這才將她成功救下。

此事過后,山神連夜將二人送到了千里之外,自那以后,再也沒人見過他們倆了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