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離奇故事:美婦借宿書生家,半夜嬰鬼爬她床榻,引出一樁風月兇案

里昂 2023/01/13

明朝時期,信州有個名叫玉娟的美婦,前不久,她丈夫去世了,她一人孤苦無依,還時常遭到村中閑漢的調戲,經過深思熟慮,她收拾細軟,決定投奔娘家。

這天,玉娟在山路上奔波,眼見暮色四合,她不敢在夜里趕路,便敲響了一戶人家的大門。來開門的是個書生打扮的男子,他聽了玉娟的來意后,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讓她進了屋。

玉娟路過院子時,注意到院子的角落里有個一人大小的黑色水缸,夕陽正巧照在缸身上,水缸的外壁隱隱泛出紅色,看起來有幾分不詳。

進屋后,經過交談,玉娟得知,男子名叫蘇子安,家中只有他一人。玉娟覺得他們孤男寡女有些不妥,想要開口告辭,蘇子安卻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似的,說道:「我心有所屬,不會對妳做什麼,妳只管放心。」

他給玉娟倒了一杯茶,向她講起了他和他心上人之間的事。

蘇子安的心上人名叫小妍,他們倆青梅竹馬,從小定下了婚約,感情非常要好。長大后,小妍出落得亭亭玉立,是十里八鄉最漂亮的姑娘,人們都說蘇子安和她是郎才女貌,天生就是一對。但這樣的言論,在蘇子安屢試不中后,變了風向。

蘇子安家本就貧窮,他又不事生產,一心撲在讀書科舉上,于是家境每況愈下。他自幼聰慧,人們本想著他以后定會出人頭地,所以平日里很抬舉他。但在他屢試不中后,村民們紛紛在暗地里說他是個繡花枕頭,中看不中用。小妍的父母對他也有了意見。

小妍的父親找他說過,讓他放棄科舉,當個賬房先生,每個月掙些銀子,以后也好顧得上小妍他們兩個的生活。但蘇子安不愿意,他自命清高,覺得自己目前是龍游淺灘,沒有施展本領的空間,以后定能大富大貴。小妍的父親見他說不通,撂下一句,「妳若執意如此,妳和小妍的婚事我們就得重新考慮,我可不想讓女兒跟著妳受苦。」

小妍倒是不在意物質條件,她經常偷偷到蘇子安的家里,幫他拾掇家務,溫聲鼓勵他。蘇子安從小妍那里得到了很多溫暖和勇氣。

說到這兒,蘇子安嘆了一口氣,讓玉娟喝茶。玉娟焦急地詢問他後來怎麼樣了,他嘆息著說:「是我太沒用,不能給小妍幸福,後來她還是嫁給了其他人。」

聽到這里,玉娟唏噓不已。兩人又說了一會兒,見天色已經不早了,便各自回房休息。玉娟躺在床上,不一會兒就意識昏沉,睡了過去。不知過了多久,她覺得渾身涼颼颼的,耳邊還有尖利的笑聲,她努力睜開發沉的眼皮,蘇醒過來。

外面的天還黑著,玉娟翻身打算繼續睡,卻突然看到被子下鼓鼓囊囊的,她心中一凜,掀開被子一看,發現被子下是一個還不足月的嬰孩。

嬰孩的眼睛睜開,里面黑洞洞的,沒有眼珠,他的臉上帶著濃濃的憤怒和怨恨,一雙還沒長成的手握成拳頭,身上滿是鮮血。

玉娟嚇得尖叫一聲,她連忙下床往院子里跑,卻在跑到門口時雙腿一軟倒在地上。嬰孩變換方向,朝她爬過來。

這時,蘇子安出現在了院中,玉娟趕忙向他求救,他卻笑著掐住了玉娟的臉,說:「妳可真漂亮,我一看見妳,就想起了小妍,心里真不好受。那個孩子是小妍的孩子,他還沒被生下來就死了,變成了嬰靈,整日在我耳邊苦鬧,現在,他把妳當成了母體,妳就好好把他生下來,也算做了一件好事。」

在玉娟驚恐的目光中,蘇子安講出了故事真正的后半段。

幾個月前,小妍突然找到蘇子安,說:「我的年齡已經大了,我不能繼續再等妳了。我父親為我尋了一門好親事,我決定聽從他的話,盡快嫁人。」

蘇子安聽完小妍的話后,如遭雷劈,他跪下懇求小妍,說自己一定會盡快考中,讓小妍等等他。但小妍還是決定要嫁人。兩人站在院里爭執,蘇子安失手將小妍推倒在地,她的頭磕到了院中的水缸上,當場昏了過去,蘇子安想上前將她扶起,卻發現她身下洇出了一灘鮮血。

小妍懷了孩子,得知這件事后,蘇子安憤怒不已,因為他根本沒有碰過小妍。

他看著昏迷的小妍,不再急著把她扶起,他用布條堵住了小妍的嘴,把孩子從她肚子里拿了出來。為了懲罰小妍的不忠,他砍掉小妍的雙腿,把她放進了水缸中,每天往水缸里扔一些食物,讓她不會餓死。

他將孩子的尸身也放進了缸里,但後來他發現,那孩子每晚在他耳邊啼哭,讓他夜不能寐,他知道,這是那孩子在恨他,恨他剝奪了他出生的機會。

這日,他看到玉娟后,便生出了讓嬰靈鉆進她的肚子里,借由她的身體出生的主意。他在茶水中放了迷香,所以玉娟才會腿軟倒地。

此時,嬰靈已經爬上了玉娟的身體,蘇子安看著玉娟凄惶的神色,哈哈大笑,面帶得意的走到了水缸邊,說:「我就讓妳看看,小妍到底成了什麼樣。」

他從缸里揪出了一個滿身傷痕,蓬頭垢面的女子,那女子沒有雙腿,上身衣不蔽體。蘇子安笑著蹲下身,對小妍說:「妳看,妳那孽子馬上就要成為別人的孩子了。」

小妍原本低著頭,在蘇子安靠近她以后,她猛地拽住蘇子安的衣領,咬住他的脖子,蘇子安拼命拉扯她,用手邊一切可以摸到的東西砸向她的頭,她像是察覺不到痛似的,始終不松口。不一會兒,蘇子安瞪著眼睛,氣絕身亡。

小妍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,她淚眼朦朧地看著玉娟的方向,口中不停呼喚孩子。嬰靈愣了一下,轉身向小妍爬去,最后在小妍身邊化為光點,消失不見。

玉娟趕緊跑到小妍身邊,想要救她,小妍含淚阻止了玉娟的動作,說:「蘇子安已經把事情告訴妳了吧,幾個月前,我被人侮辱,意外有了這孩子,我知道,蘇子安就算再喜歡我,我沒了清白之后,他也不會要我,為了我可憐的自尊,我騙他說我要嫁人了,沒想到他竟然會這麼殘酷地對待我。我跟他解釋過,我說我騙了他,可他不相信,覺得我在狡辯。我們倆互相折磨,他傷害了我,我殺了他,我們倆算扯平了。我已經不想活了,妳不用再救我。」

不一會兒,小妍在玉娟的懷里沒了呼吸。

玉娟怔愣了許久,天亮后,她將小妍和孩子的尸身帶到了附近的山中,將他們埋葬。至于蘇子安,他的尸身還在院子里,玉娟不愿意管。做完這些事后,玉娟離開了這里,繼續趕路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