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男子把書生的尸體送回家,后來遇難,城隍說,延壽十天

里昂 2022/11/12

宋仁宗時期,在一條南北交通要道的附近,有一個小村莊,散落著幾戶人家。其中有一戶姓張的人家,男人長得又黑又壯,像一頭牯牛一樣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,因此人稱張黑牯。

這一天,張黑牯從田里回來,忽然發現路邊臥著一位書生,似乎生病了。他上前喊了幾聲,書生勉強睜開眼,輕聲說他頭疼得厲害,又閉上了眼睛。張黑牯伸手一摸,書生的頭很燙,似乎是感染了風寒。

張黑牯是個好心人,趕緊將書生攙扶到家里,又把他的行李拿到家里。他家有三間大瓦房,旁邊有兩間偏屋,堆放雜物。他吩咐老婆陳氏把偏屋騰出一間,給書生住下,自己則急匆匆地跑到胡郎中家里,抱起他就跑。

胡郎中六十多歲了,腿腳不便,救命如救火,張黑牯心急,抱著他一口氣跑到家里。此時,陳氏已經把屋子收拾干凈,鋪上了稻草,墊上了鋪蓋。張黑牯把書生放在鋪蓋上躺下,請胡郎中看病。

胡郎中把了脈,嘆息一聲,說道:「這病來了估計有十多天了,拖延太久,病入膏肓,恐怕難以治愈。」張黑牯講了書生的情況,胡郎中說:「盡人事吧。」于是開了藥方。

張黑牯抓來藥,陳氏煎好后,喂給書生服下。到了晚上,書生醒了過來,陳氏又喂給他一碗小米粥,他似乎有了些許精神,講起了自己的身世。

原來書生姓常,江南人氏,是個舉子身份,獨自背著行李,到都城趕考。因為家境貧寒,為了省錢,他提前半年步行,一路走走停停,離家已經兩個多月了。他身上的錢不多,遇到寺廟,他抄寫經書,或者給店鋪里抄寫賬目,掙一些小錢,補貼路費。

其實,早在十幾天前,常舉人就已經感覺到不舒服了,為了省錢,他硬撐著趕路。今天終于撐不住了,暈倒在路旁。

張黑牯猶豫片刻,說道:「胡郎中說了,這病太重了,恐怕治不好了。按說我不該對你講實話,唯恐你擔心。但是,你孤身一人在外,對你說實話,也好歹有個心理準備。」常舉人嘆息一聲,點點頭,暗自抹淚起來。張黑牯安慰了幾句,叮囑他早點歇息,便睡去了。

到了四更左右,常舉人劇烈地咳嗽起來,驚醒了張黑牯,他端著燈進來查看,發現常舉人咳出血來了,血色呈暗色。他趕緊端來一碗熱水,常舉人喝了兩口,咳嗽緩了下來。

常舉人放下碗,喘息片刻后,從身邊拿出錢袋,里面大約有一百多文,說道:「我恐怕不行了,這些錢,扣除藥錢,剩下的,等我死后,你幫我雇一輛車,把我送回家里。我不想做他鄉之鬼,拜托了!」

說罷,常舉人掙扎著要給張黑牯叩頭,被他按住,說道:「行,我答應你了,無論如何,好歹要把你送回老家,魂歸故里。」

常舉人放下心來,臉上有了笑意,說道:「我知道這些錢不夠,到家后,找我老婆補齊。」然后拿出紙筆,修書一封,寫明前因后果,對家人交代了后事。寫完后,他折疊起來,放在枕邊,合上眼睛睡了。張黑牯虛掩上門,也去睡覺了。

早上起床后,張黑牯去探看常舉人,發現他已經死了。他安頓好家人,雇了一輛馬車,護送常舉人的尸體回家。

在路非止一日,這一天終于到了常舉人的老家,他的家人幾乎哭暈在地,左鄰右舍趕來,張羅著辦喪事。家人看了遺書后,勉強湊齊了車費,卻拿不出辛苦費送給張黑牯。張黑牯說:「我送他回來,講的是信義,不是為了錢。」告辭走了。

轉眼間,十幾年過去,張黑牯的兒子長大了,成了親,家里的日子也好過了。這一年秋后,他打聽到北方某地瘟疫過后,茶葉的價格飛漲,便收購了一車茶葉,趕著牛車,運到那里販賣。

到了地方,茶葉果然賣瘋了,張黑牯賺了許多錢。他高興地趕著牛車回家,半路上,忽然從樹林里竄出一只猛虎,橫穿山路而過。老牛受到了驚嚇,奮蹄狂奔。張黑牯猝不及防,沒有坐穩,從車上跌落下來。他的一只腳被繩子纏住,身子倒掛著,被牛車拖在地上,頭撞在路邊石頭上,死了過去。

他的魂魄剛出竅,就見兩個官差等候在路邊,說道:「奉城隍爺之命,帶你去報到。」張黑牯心知自己已死,便跟著官差,到了城隍廟里。

城隍爺恭迎出來,大笑著說:「當初一別,如今已經十幾年過去了,想不到會以這種方式和恩公見面。」張黑牯一愣,看著城隍爺面熟,猛然想起,他就是常舉人。

原來,常舉人死后,恰逢陰司招考兩名城隍,他參加了考試,被選拔上,當上了此地的城隍。他今日得知張黑牯的壽數盡了,因此派了兩名官差迎接,也算不忘故人之情。

常城隍擺上酒菜,張黑牯卻無心飲酒,唉聲嘆氣起來。常城隍笑著說:「我知道你的心思,你客死他鄉,此處人生地不熟,沒人知道你是何處人氏,尸體無法運回家里安葬,魂魄也不能回歸故里,因此嘆氣。」

張黑牯說:「何止這些,我因意外而死,錢財還沒有來得及送回家,還沒有和妻兒道別,交代后事。妻兒不知道我已經死了,還在等我回家,我怎麼有心喝酒?」

常城隍笑著說:「我當初幸虧遇到你,才會魂歸故里,給家人交代后事。如今你遇到難處,我豈能不幫?我已經為你改了報到日期,延壽十天。這杯酒,算我答謝你當初之情,你喝了這杯酒,就送你還陽。第十天晚上,我親自去接你。」

張黑牯大喜,端起酒杯一飲而盡。常城隍喚來官差,吩咐送他回去。兩名官差帶著張黑牯來到一片樹林里,發現牛車停在那里,老牛正在吃草,他的尸體倒掛在牛車上。一名官差使勁將他一推,張黑牯醒了過來。

張黑牯趕著牛車,星夜兼程,第九天,終于趕到家里。第二天晚上,他把全家人叫到跟前,講了城隍廟奇遇,安排好后事,洗了澡換了新衣,睡在床上。

二更左右,張黑牯聽見屋外傳來馬車聲,走出屋子,看見常城隍坐在馬車上向他招手,他坐上馬車走了。身后,傳來妻子兒女的啼哭聲。

正所謂與人方便,自己方便。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,在于借事喻理,勸人為善,與封建迷信無關。

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,你的支持,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!

(圖片來自網絡,如有侵權,聯系刪除)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