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[少.婦]回娘家,發現村子變成鬼村,出馬仙:你進了鬼門

里昂 2022/11/17

明朝時期,關東有個名叫瑩曉的姑娘,她姿容妍麗,身段妖嬈,到她家提親的人踏破門檻。提親的人中有個名叫杜雷敬的富商,他英俊瀟灑,嘴巴又甜,最終,他得到了瑩曉的芳心,將她娶進了家門。

婚后,杜雷敬剛開始時對瑩曉百依百順,夫妻倆的生活很是甜蜜,可又過不到半年,杜雷敬便厭倦了瑩曉,他開始頻繁出沒煙花柳巷,和風塵女子尋歡作樂,每次醉醺醺的回到家后,還會對著瑩曉拳打腳踢。

瑩曉認清了丈夫的真面目后,傷心不已,她不愿意再和丈夫過下去,便收拾了東西,準備回娘家住上一段時間。

瑩曉回娘家的這天正是中元節,她的娘家離夫家很遠,她趕了一天的路,在天剛擦黑的時候趕到了村口。她抬腳朝家里走去,一路上,她發現村里安靜的詭異,并且家家戶戶的門前都掛著一個白色的燈籠。

從村口到瑩曉的家,原本只需要走上一盞茶的時間,可半個時辰過去了,瑩曉發現自己還是沒找到家門,就在她驚疑不定之時,一陣陰風呼嘯而過,瑩曉被吹得瞇起了眼睛,待風止住后,她發現左前方就是她娘家的大門,門前,一個身影蹲在地上,看起來像是她的母親李氏。

瑩曉看到母親,心里頓時松了一口氣,她趕忙跑到母親身邊告訴她自己回來了,將剛剛她一直找不到家門的事情告訴了母親,還詢問母親為什麼村里的人家都掛上了白燈籠。

瑩曉說著,見母親一直蹲在地上低著頭,心中有些不安。這時,她聽見母親幽幽道:「白燈籠是為了給我們引路。」

瑩曉聞言有些奇怪,她盯著母親,下一刻,李氏抬起了頭,瑩曉毫無征兆地對上了一對空洞洞的眼眶,李氏臉上的皮肉已經沒了一半,露出了森白的骨頭,她的眼珠也不翼而飛。

瑩曉嚇得面色慘白,她驚聲尖叫,轉身就想跑,可李氏撲到了她的身邊,緊緊拉住了她的胳膊,還笑著對她說:「既然來了,就別急著走。」

瑩曉驚懼之下,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力氣,她一把將死死拉住她的李氏推開,而后大聲呼救著往村外跑。她看見鄰里打開了家門,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,但下一刻,她看見,從大門里走出來的是一具具白色的骷髏,它們行動僵硬地朝她撲了過來。

瑩曉見狀,不敢繼續呼喊,她閉著眼睛沿著路往村口跑,漸漸地,她聽到身后的追趕聲越來越小,最后消失不見,她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,不敢停下腳步,就在這時,她突然撞到了一個人,跌坐在了地上。

瑩曉睜眼一瞧,發現她不知何時已經跑出了村子,來到了一條寬敞的大路上,站在她面前的,是一個相貌俊朗,身形高大的男子,男子的背后盤著一條大蛇,那蛇通體潔白,兩只眼睛像是兩顆紅寶石般,熠熠生輝,周身籠著一層朦朧的白光,看起來神秘又高貴。

男子見瑩曉睜開了眼睛,忙對她說道:「你別怕,你進了鬼門,現在已經暫時安全了,我是出馬仙,是來帶你回去的。」

瑩曉聽到他說的話,又想起剛剛在村中見到的場面,心中有些猶疑,這時,她身后又傳來了追趕聲,男子見狀,語氣急促地說:「時間已經不多了,我靠著仙家的力量暫時救下了你,但是你得自己走出去,一會兒,你聽到哪個方向有人叫你的名字,便朝那個方向走。它們快追上來了,快跑!」

男子話音未落,他的身形便像是一陣風似的消散了,瑩曉扭頭一看,發現身后有一群骷髏追了上來,此時,南方傳來了呼喚她的聲音,她心一橫,朝著南邊跑去,跑著跑著,她看見了一團白光,她跑進了光里,而后便沒了意識。

等瑩曉再醒來時,發現自己躺在了床上,她的母親李氏正坐在床邊抹著眼淚,母親見她醒了,露出了一個欣喜的表情,而后口中喊道:「燕士三,瑩曉醒了,你快過來給看看。」一個男子循聲進了屋,瑩曉一瞧,發現正是那個出馬仙。

李氏向瑩曉介紹,男子名叫燕士三,小時候住在他們家隔壁。瑩曉十來歲時,燕士三一家搬出了村子,直到前不久,他們才搬回來。

燕士三說,前一晚,他從村外回來,看見村口倒了一個人,他一眼就認出那人是瑩曉。他將瑩曉送回家后,看她的魂魄離體,又想到這日正是七月半,鬼門大開,便猜測瑩曉是被陰氣沖撞,生魂離體,進了鬼門。

他在外的這些年,做了出馬仙,見瑩曉情況兇險,他便請仙家將他的魂魄帶到了瑩曉的魂魄旁,并用仙家的力量將瑩曉從鬼村暫時轉移到了黃泉路上。他在交代了瑩曉那番話后,魂魄回歸本體,讓瑩曉的母親李氏呼喚她的名字,這才將她的魂魄從黃泉路叫了回來。

燕士三告訴瑩曉,鬼門不止一處,只要陰氣重的地方,在七月半這個特殊的日子都會變成鬼門,瑩曉在村口時以為自己進了村子,實際上她的生魂已經進了鬼門,去到了與陽間相映照的鬼村。說到這兒,他關切地詢問瑩曉為何在七月半這天往家里趕。

瑩曉聞言,頓時想起了自己的委屈,她哭著將丈夫做的事情告訴了母親和燕士三。李氏聞言,對女兒心疼不已,當下便拍板,讓女兒和杜雷敬和離。燕士三聽完后也很憤怒,他默默在瑩曉床邊守了一會兒,不知想到了什麼,突然離開了。

第二日,瑩曉在母親的陪伴下找到了杜雷敬,杜雷敬的心思已經不在瑩曉的身上了,他痛快地寫下了和離書,表示從今以后他們男婚女嫁各不相干。瑩曉隨母親回了家后,悶悶不樂了許久,后來,在燕士三的陪伴下,她漸漸走出了陰霾。

又過了半年,燕士三向瑩曉求婚,他說他從小便喜歡瑩曉,他回到村子,便是想迎娶瑩曉為妻,不料回來后發現瑩曉已經另嫁他人。瑩曉在相處中也逐漸喜歡上了燕士三,她應下了燕士三的求親,并很快與他成了婚。婚后,夫妻兩人過上了幸福安穩的生活。

至于瑩曉的前夫杜雷敬,他在與瑩曉和離之后,諸事不順,做生意連連失敗不說,他以前做的缺德事也被人抖落了出來,還有很多少女站了出來,說她們都曾經被杜雷敬的花言巧語欺騙過。杜雷敬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,沒過多久,他便灰溜溜地離開了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