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農夫買回懷孕[少.婦],兒子卻夜夜大哭,高僧:拿金水來

里昂 2022/11/17

明朝時期,絳縣地界上有個小山村,村里人都得了一種怪病,本村的女人大都無法懷孕。為了繁衍后代,村中男子不得不想辦法帶外頭的女人回來,且必須是已經懷孕的,否則進村后就生不出來了。

村民們認為,這一切都跟村口的水井有關。多年前,曾有個懷孕的女人掉進去淹死了,雖說尸體打撈上來了,可人們心里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的,這麼放棄一口水井,大家也舍不得,只能繼續將就著用。

正是如此,有人說是那孕婦的亡魂在作祟,才讓村里的女人沒法懷孕。當時村里有個名叫馬重洋的農夫,他認識當年淹死的孕婦,因此對這個說法深信不疑,便跟著幾個好友跑到鎮上請來了一個高人。

高人告訴馬重洋,這村里女人之所以沒法懷孕,的確是有女鬼作祟,若要鎮住女鬼,今后誰家媳婦生頭胎,若是女娃的話,必須殺死,之后再生出男娃就沒事了。

馬重洋當時剛剛從外面找了個懷孕的媳婦,就快生了,聽了高人的話,他便跑回了家,守在媳婦身邊等著。可惜的是,媳婦頭胎果真生了個女娃,馬重洋擔心女鬼作祟,想都沒想便當場把孩子給摔死了。

神奇的是,此事過后沒多久,馬重洋的媳婦就再次懷孕了,而這次真的生了個男娃。可唯一的缺憾就是,這孩子天生殘障,是個跛子,馬重洋為其起名正則,但并不是很喜歡。

他去找當時那位高人解惑,結果那高人表示,那是因為頭胎的女娃死得不夠慘,沒徹底鎮住女鬼,才叫孩子斷了條腿,不過之后再有孩子就沒事了。

此事很快就在當地傳開了,一時間,家家戶戶都開始模仿馬重洋,凡是自家媳婦頭胎生了女兒,都會被當場殺死。有的是被扔到山溝溝里,有的則直接被丟進開水盆中,總之那些時日,村外亂墳崗里都是被竹簾子包裹的嬰兒尸體,不過這法子并非次次見效,許多人家始終都生不出男娃。

眨眼間八年過去了,這期間馬重洋的媳婦由于第二胎難產,不幸去世,留下馬重洋和正則父子倆。由于正則是個瘸子,也沒法下地干活,馬重洋很不待見他。要知道,當時村里最缺的,就是壯勞力,為此,馬重洋便決定再到外面買個懷孕的媳婦。

巧的是,老天好像知曉了馬重洋的意思一般,隔日一早,曾給馬重洋介紹媳婦的「媒婆」就找上了門,說是有個不錯的。馬重洋聽后很是高興,立馬前去見面,正則十分好奇,便悄悄跟在了后面。

那是個看起來二十出頭的女孩,肚子微微隆起,顯然懷孕沒多久,長得還很漂亮。媒婆告訴馬重洋,此女名叫春梅,父母丈夫都死了,前不久才剛發現自己懷孕,一個女孩子家,無依無靠,正要找個靠得住的男人。

馬重洋見春梅如此漂亮,心動不已,當即便把她買回了家。可不知為何,正則卻十分怕她,盡管春梅對正則笑臉相迎,正則卻始終躲在房間,不敢出門。

并非正則不接受這個后娘,只因第一次見到春梅的時候,正則便清楚地看到,她懷中是個渾身黑血的黑臉娃娃,而那黑臉娃娃還長著一嘴獠牙,注意到正則的目光后,還咧嘴對著他小。

可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那黑臉娃娃又消失不見了,可正則確定,自己絕對沒有看錯。不止如此,到了夜里,正則總會做噩夢,夢中那黑臉娃娃撕開春梅的肚子,爬上了自己的床,死死掐住他的脖子,讓其償命。

每當這時,正則都會被嚇哭。由于每晚大哭不止,總是吵到馬重洋,他非但不問原因,反而暴打了他一頓。就在正則束手無策之際,事情卻迎來的轉機。

這天午后,正則一人在村口玩耍,碰到了一個云游高僧向其討水喝。正則沒多想,便領著他回了家,可二人剛一進門 ,便碰到了打水歸來的春梅。高僧一看到她,眉頭便皺了起來,快步上前,說是要給春梅把把脈。

春梅見那高僧眼神單純,便沒有拒絕。可在把脈的時候,高僧卻忽然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金佛。伴隨著一道金光閃過,春梅發出一陣慘叫,隨即便昏死了過去。一邊的正則看懵了,高僧卻叫他去找個鐵匠,并把其父親找來。

正則猶豫片刻后,還是按照高僧的說法去做了。當馬重洋看到新媳婦昏倒在地時,也被嚇了一跳,正欲發作,一旁的高僧卻開口道:「施主,令妻懷的是個鬼胎,若再不處理,等其降世,整個村子估計都要遭殃!」

馬重洋聽后大吃一驚,顯然有些不信,這時正則剛好歸來,聽到高僧的話后,立馬將自己的所見所聞也說了出來。見兒子也如此說,馬重洋這才有所信服。之后,高僧將金佛交給鐵匠,讓其將金佛融化成金水。

就在這時,春梅的肚子忽然劇烈的蠕動起來,高僧見狀大驚,并表示這鬼胎等不及了,恐怕想要強行破肚而出,高僧連忙盤腿而坐,對著春梅念誦佛經,并大聲道:「快,快把金水拿來!」

鐵匠不敢耽擱,立馬將滾燙的金水端了過來。神奇的是,高僧竟直接伸手放進了滾燙的金水當中,并快速在春梅的腹部寫上了許多佛門符號,而他和春梅都沒有被燙傷。

伴隨著一陣陣佛經被高僧念出,春梅腹部的蠕動慢慢消失。不一會,春梅便醒了過來,可她第一時間便是沖向廁所。過來好大一會,春梅才扶著墻走了出來,而她隆起的小腹已經下去了,她告訴馬重洋,自己剛剛尿意很強,且尿了許多,結果發現肚子沒了。

高僧告訴二人,鬼胎已經被排出體外了,但并未斬斷與馬重洋的因果,若想徹底解決,還要看馬重洋。

高僧的話叫馬重洋微微一愣,隨即低下了頭,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事。原來,當年溺水淹死在井中的女人正是他第一個買回家的媳婦。當時那女孩一心想要逃跑,馬重洋每次都會暴打她一頓,直到有天夜里,女孩偷跑出家門,馬重洋在身后緊追不舍,結果導致女孩掉入了井中。

其實那時候馬重洋是能救她的,可馬重洋卻選擇了袖手旁觀。春梅腹中的鬼胎不是別人,正是那個回來復仇的女孩。想解決此事,馬重洋便必須到官府自首,承認自己的罪行。

高僧臨別前,留下一句「回頭是岸」。可惜馬重洋并未理解,不久后,春梅再次懷孕,他本以為這次不會有事了,結果臨盆那日,春梅卻生下了一個長著滿嘴獠牙的黑臉娃娃,那黑臉娃娃沖出房間,直接咬斷了馬重洋的脖子,馬重洋在震驚和不甘中,咽了氣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