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女子避雨送給乞丐一碗肉,乞丐說,明天別穿紅衣服出門

里昂 2022/10/10

明朝時有個商人姓張,他的妻子劉氏只生下了一個女兒,取名叫張若蘭。

兩人是白手起家的夫妻,彼此之間感情非常好。不論別人如何勸說,他也不愿意為了生兒子而納小妾。

在妻子自責內疚的時候,反而還安慰說:

「咱們家財萬貫,無需擔憂養老的問題。等女兒長大后再給她招一個上門女婿,咱們照樣能夠享受天倫之樂,夫人無需再為此而憂愁。」

俗話說:易求無價寶,難得有情郎。

在三妻四妾合法的朝代,張富商的行為更是讓妻子感動不已。從此夫妻之情更勝從前,劉氏也不再提納妾生兒子的事情了。

張家沒有兒子,多少還是會被一些人恥笑的。就連家中的爹媽也對他們也有意見,一心扒拉著他的錢財送給弟弟。

夫妻兩人并不是一味愚孝之人,終歸是為女兒張若蘭守住了大半家財。只等到她到了婚配的年紀,又找了一個愿意上門入贅的書生,準備給女兒風風光光的辦上一場婚事。

張家未來的女婿名叫吳剛,他家中兄弟6個,只有他生得文弱俊秀。人也有些小聰明,從小就最得父母寵愛,想盡辦法送他上學讀書。

吳剛是一個心氣高,有成算的男子。對著家中兄嫂抱怨讀書花錢也很不滿,一心想擺脫家中貧困的日子。

當他在聽到張家準備為女兒選婿的風聲后,故意找了一個機會接近張富商,并取得了他的好感。

古時都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張若蘭遵從父母的愿望,就這樣嫁給了吳剛為妻。張家原本是打算招上門女婿的,可后來在吳剛的一番言語下改變了主意。

之前隔壁鄰居要搬到外地去,張富商就花了大價錢把那屋子買下來。又把兩家的院墻打通,這樣一來就算女兒嫁人,他們仍然能生活在一起。

因為以后的家產都打算傳給外孫,張富商便和兩人商量。女兒的第1個兒子就姓張,以便能名正言順的繼承財產。

吳剛自然樂意至極,很爽快就答應了下來。在他看來,兒子的錢財也就是自己的錢財,豈有不答應的道理。

岳父看到女婿通情達理很高興,又花費了一筆錢財打點,把吳剛送入白馬書院上學,那里大多是城中富貴人家的子弟,教書先生也是有真才實學的。

把女婿當成半子來培養的張富商不可謂不盡心,雖說大多是為了女兒的幸福著想。可吳剛得到的實惠,卻也是實實在在的。按理來說,從此衣食無憂的吳剛應該對岳家心存感激才對。

可誰知在白馬書院的一樁遭遇,卻讓他對岳家生出了抱怨之心,還因此引出了一段謀財害命的案件來。

白馬書院的書生非福即貴,這人性子有平和的,自然也有那高傲看不起人的紈绔子弟。

吳剛進入書院不久,就時常被幾個富家公子戲稱叫做小白臉,諷刺他靠吃女人的軟飯上位。

若他是個心胸寬廣,心性堅毅之人也就罷了,偏偏他和張若蘭的婚事本就是為了錢財,處心積慮謀取而來的。心中總存了一份自卑之情,如今被人點破很快就惱怒成羞了。

可以他的身份又不敢招惹那幾人,平日還裝作若無其事不放在心上的模樣。這讓他一向高傲的自尊實在難以忍受。

這人心中有了火氣,自然就想把它散發出來。吳剛回到家中,有時候無故的就沖著張若蘭發脾氣,弄得她總是莫名其妙的。

偏偏張若蘭是一個溫柔賢淑的女子,吳剛又會找借口賣慘,是以她對丈夫的口無遮攔也不是很在意,反倒勸慰說:

「相公無需理會他人的議論,只要你學識過人,以后取得比他們高的成就,這些閑言碎語自然也會消散而去的。」張若蘭的這一番言語,吳剛又哪里聽得進去?

心中還暗自罵的:你當讀書考科舉和你繡花一樣簡單,若我真的考不上功名,到時候說不得你們張家,還會嫌棄我這個女婿呢。

越想越氣悶的吳剛于是躲到書房,借口溫習功課不再理會妻子。可心煩意亂的他看書也看不進去,于是便沖著門外的隨從叫道,「快去給我打一壺酒過來,你家姑爺我也來一個一醉解千愁。」

隨從劉三聽后應了一聲,來到后廚叫炒一些菜給姑爺下酒。

劉三的妹妹劉蘭花也在后宅幫忙,人長得頗有姿色,一心想嫁給有錢人做小妾。自從看到吳剛的俊俏容顏,心中就對他一見鐘情了。只是害怕小姐責罵,不敢往姑爺眼前獻殷勤罷了。

先前從哥哥處打探到姑爺的消息,讓她敏銳地感覺到,吳剛恐怕對張家生出了別樣心思,自己往上攀爬的機會來了。

心思電轉之間,劉蘭花開口道:「大哥,今晚這酒菜就讓我送給姑爺吧,你白天伺候一天也累了,趕緊歇息去吧。」

劉三猜到了妹子的打算,只提醒她一句不可操之過急,惹小姐厭煩便答應了下來。

妹妹若真能有辦法做了姑爺的小妾,他們一家也能沾光。像張老爺那樣只娶一個夫人的男子畢竟還是少數的。

劉蘭花提著食物推開房門,吳剛看到是個貌美的丫鬟后有些詫異。隨后仿佛猜到了她的心思,于是也不點破,面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來。

隨著幾杯美酒下肚,彼此之間言語也越來越大膽,吳剛當晚喝得醉醺醺的就睡在了書房。

從此之后,他時常找借口不回房中陪妻子。在劉三的遮掩之下,劉蘭花總是借故來到書房陪姑爺喝酒,一來二去的就勾搭成奸了。

兩人原本只是半夜約會,后來漸漸膽子越來越大,有時候趁著張若蘭回隔壁陪母親說話,白天的時候,劉蘭花還會悄悄溜進書房,給姑爺紅袖添香。

若想人莫知,除非己莫為。張家最先發現他們私情的,竟然是張富商養的那只鸚鵡。

鸚鵡羽毛五顏六色的非常漂亮,它很聰明又愛好學舌。只要教過兩遍就能將話語牢牢記住。一家人常常被鸚鵡逗得哈哈大笑,它也成了全家最受歡迎的寵物。

鸚鵡平日放風的時候,就在自家花園里飛來飛去的玩樂。自從隔壁的院子打通之后,鸚鵡也會時常飛過來看望張若蘭。

這一天它飛累了,就停到吳剛的書房上歇一歇腳,恰好聽到了房中一男一女在說話。

女聲說:「姑爺,你什麼時候把我納做姨娘?」男聲說:「蘭花呀,你家姑爺我也是寄人籬下,做不了主呢。你先委屈一下吧,以后自然不會虧待于你的。」

兩人只管在下面打情罵俏,又哪里得知自己的秘密即將被透露出去。

鸚鵡在張若蘭的家中玩了一天,傍晚的時候才在眾人的叫喚之下回了家。

張富商逗著它問:「巧嘴兒,今天去隔壁好玩嗎?老爺和夫人在家都想著你呢。」

鸚鵡聽后晃了晃腦袋,斷斷續續地開口道:「姑爺……紅袖添香,蘭花想做姨娘,……書房說話。」

這幾句話的信息量可大了,張富商和妻子對視一眼,面色不由得凝重了起來。

那劉蘭花是從張家調過去伺候的,沒想到竟有這樣的野心,小姐才剛成婚沒多久就勾搭起姑爺來。

劉氏憤怒地罵道:「一個巴掌拍不響,若女婿沒有這樣的心思,事情也就不能成。老爺你還是要敲打他一番才行。就算要納妾,也需等我家女兒生下兒子才行呢。」

張富商聽后點頭贊同,第2日讓人把吳剛叫了過去,話里話外一陣敲打。

讓他不要忘恩負義,他能進到書院讀書,有今天富貴的日子都是因為自家女兒的緣故。平日里夫妻間也須得互相尊重才行,可不能因為一時貪色而鬧得家宅不寧。

吳剛一聽這話,就知道自己的私情泄露了出去。他此刻不檢討自己行為,反而對張富商生出了埋怨之情,一定是老丈人叫家中的仆從監視于他,因此才能那麼快得到消息。

若是自己以后有錢,就把這些張家的下人都掃地出門,重新采買忠于自己的仆人。看樣子,還需得把張家的錢財趕快弄到手才行啊!「溫水煮青蛙」的計劃已經不適合了。

被訓了一頓的吳剛滿臉通紅地向老丈人道歉,保證一定不會再犯,回去之后就把那個丫鬟打發出門。

劉蘭花被趕出張家心中惶惶不安,回家躺了三天后胸口煩悶,這一日看著桌上的肉食,不知為何竟然泛起了惡心來。

想到家中嫂子往日懷孕的癥狀,她連忙來到街上找了個郎中幫忙把脈。

脈象如盤走珠,往來流利,劉蘭花這是身懷有孕了。這個結果讓她又驚又喜,驚的是怕張家逼迫她打胎,喜的是說不定能因此嫁給姑爺。

當劉三忐忑地把妹妹的情形告訴給吳剛,問他有何打算時,吳剛拿出了一些錢財,讓他送妹妹到鄉下養胎。

隨后又對他悄聲低語道:「你去買一些女子吃了不容易懷孕的藥回來,這件事情若是辦妥當了,自有你們家的好處。」

劉三大驚,姑爺莫非是要對小姐下手不成?他有心拒絕,可又害怕妹妹的事情泄露出去性命難保。

于是咬了咬牙,狠下心來出門辦事去了。事到如今,他們家已經上了姑爺的船,只能跟著他走到底了。

從這一天之后,吳剛對張若蘭的態度改變了許多。每日都是噓寒問暖的,還時常讓廚房煲了一些湯水給她喝。丈夫的關心體貼,自然是讓張若蘭心中歡喜。

女兒高興,岳父岳母也就跟著高興,時間久了之后,他們也就原諒了吳剛之前的風流事。

一家人的日子倒也過得和和睦睦的,父母慈愛,女兒女婿孝順。只是有一點美中不足的是,張若蘭成親一年還沒有身孕。

不孝為三,無后為大。

劉氏看到女兒如此也很著急,可幫府中看病的劉郎中卻說她身體康健沒有問題,緣分到,孩子自然也就來了。

世間這樣的事情也不少見,劉氏也懂得這個道理。不過她還是帶著女兒去寺廟拜佛求子,請求菩薩保佑。

兩人在廟中上了香,又捐了香火錢后就坐的馬車返回城中。在路過一個小村莊的時候,碰到一個老阿婆挑著一擔扣肉準備趕集去賣。

老阿婆的手藝非常好,香噴噴的肉香味撲鼻而來,讓趕路的行人不由得胃口大開。想到家中的丈夫愛好這一口,劉氏便叫停馬車買了兩碗扣肉回去。

在馬車又行走了一刻鐘后,車夫在外面說道:「夫人,這天色不知為何突然陰沉起來,恐怕將有大雨來臨,咱們不如先找個地方避一避雨吧。」

馬車夫是常年在外奔走的,對這些地方倒也熟悉,很快就在一處山腳下找到了一個破廟。就在他們剛走進破廟不久,豆大的雨點就落了下來,很快掉在地上形成了一道道積水流走。

在破廟中避雨的除了張家人,還有一個須發發白的老乞丐,老乞丐原本躺在一個草窩中正呼呼大睡著。

當馬夫將車趕到破廟的時候,他卻突然吸了吸鼻子,睜開眼睛爬了起來。隨后就圍繞著馬車用鼻子不停地嗅著,口中直叫道:

「好香,好香,我老人家聞到了扣肉的香味了。本來光喝水也能頂個飽,如經聞了這個味兒就再也忍不住餓。」

張若蘭聽到乞丐如此說不由心酸起來,連忙讓身邊的丫鬟取出食盒,端了一碗扣肉出來請老乞丐食用。

老乞丐也不客氣,在地下撿了一根棍子折成筷子。挾起扣肉就大口地吃了起來,看他那臉上滿足的表情,仿佛在吃什麼山珍海味似的。

張若蘭原本想把兩碗扣肉都送給他,誰知老乞丐卻拒絕了。

他打量了張若蘭一番后開口了:「小姐善心,我老人家也不能沒有表示,若我猜得不錯,你們是上山拜佛求子的吧?」

看到母女兩人面上詫異的神情,老乞丐繼續說道:

「小姐的印堂發黑,不久之后會有性命之憂,還因此連累你爹娘。之所以如此,都是因為一個財字所害,我如今的話語你需切切牢記在心。」

「回去之后丈夫端給你的湯不要喝了,否則永遠都生不出孩子來。」

「明日他叫你穿紅衣服出門千萬不要答應,衣服已經被做了手腳,上面沾染了一種能讓動物發狂的獸藥。走過牛馬身邊,很容易會被它們踢上幾腳而喪命。」

劉氏和張若蘭聽后嚇得面如土灰,兩人打量了跟隨的下人,發現他們仿佛聽不到老乞丐的話語。

心中才知道這是遇到高人了,他必定是用某種傳音入秘的手段傳話的。母女兩人連忙躬身向乞丐道謝,又要拿出銀兩相送,以表感激之情。

老乞丐卻連連擺手,笑著說自己是來報恩的。20多年前,張富商夫妻倆人路過土地廟,曾經冒雨下車,幫著把土地廟漏雨的瓦片蓋上。

后來又花錢請別人幫忙蓋了新廟,土地爺和土地婆一直銘記在心,并決定在張家最需要的時候幫助他們,因此才有了先前的那一番點化之情。

張若蘭聽到是土地爺變化而來,當場和母親磕頭行大禮。等她們抬頭的時候,破廟中的老乞丐已經消失不見。讓人奇怪的是,原本下個不停的大雨也停住,天空在一瞬間放晴了。

心事重重的母女倆回到家中,趕忙找到張富商把事情告知于他。張富商聽后又氣又怒,只怪自己引狼入室害了女兒。

他原本就是一個精明的商人,以前是對吳剛沒有防備才著了他的道,如今得知原因后很快派了得力助手去調查一番。

就在第2日的半夜時分,吳剛的隨從劉三被抓到了一室密室中審問。劉三見事情敗露后害怕地癱軟在地,很快就把他們的所作所為交代了個清楚。

事情確實如土地爺所說那樣,吳剛前兩天買了一件紅衣服送給妻子,那些讓動發物狂的藥粉,則是他向一個行走江湖的郎中買的。

先前被送走的劉蘭花,已經悄悄在鄉下生下了一個兒子。

只想謀奪家產的吳剛,根本就不想要張若蘭的孩子,先前故意在湯中下了許多陰寒之藥,讓妻子久久不能懷孕。又花大價錢買通了看診的劉郎中,一起蒙騙張家三口人。

張富商聽后冷哼一聲,既然如此,他們就陪這個女婿好好演一場戲吧。官府辦案還要捉賊拿贓呢,到時候人證物證俱在,看他還怎麼抵賴。

還不知道秘密泄露的吳剛,第2個一大早起來便對著張若蘭道:「春季百花盛開,許多人家都出城游玩。娘子是否愿意和我外出踏春,今日書院放假,有一整天的時間陪著娘子呢。」

張若蘭看著他假惺惺的嘴臉,恨不得一巴掌給他呼過去。可想到父親的計劃,最終還是強忍了下來。

隨后吳剛就拿出了那件紅色的衣裙,還說是自己精心挑選,專門為娘子出游而準備的。

張若蘭面上露出了歡喜的笑容,口中卻連連拒絕說:

「多謝相公了,娘親前兩日幫我裁了一件黃色的衣服,我正準備穿過去給她看一看呢。相公的紅衣服就留到以后再穿吧,反正也不急著這一日。」

吳剛心中暗道,你不著急,我著急呀。可又怕自己過于急切而引起妻子的懷疑,略微思索了一番后也不再強求。

反正那藥粉他身上還帶著,走到路上的時候再見機行事也好,如今想來,提前下藥粉的行為反倒落了下乘。

當下夫妻兩人不由得相視而笑起來,至于為什麼而笑,卻也不用多說了。

張富商得知女兒女婿要出門游玩也很贊成,于是又給派了三個人過來。說這幾人是他新請來的護院,今天第一個任務,就讓他們保護小姐和姑爺出行吧。

吳剛想拒絕又找不到理由,無奈之下也只得答應下來。夫妻兩人坐著馬車來到了城外的一處山腳下,這里人來人往的非常熱鬧。

當有一支做生意的商隊,趕著十幾輛牛車從遠處而來的時候,吳剛一看就覺得機會來了,當即假裝腹痛要下車方便一下。

就在他即將下馬車的時候,突然伸手朝張若蘭的后背拍了拍,等他手離開時,衣服上竟然沾染了一些石灰色的粉末。

這在不知情的外人看來,還以為是靠到哪里弄臟了衣服呢!又哪里會得知?這竟然是一個丈夫對妻子使出的陰謀詭計!

就在吳剛捂住肚子,準備跑到附近的樹林躲藏起來的時候,跟隨而來的三個護院突然把他扭住,按在手腳動彈不得。

吳剛當下也顧不得裝腹痛了,大罵幾人以下犯上,回家之后一定讓岳父把他們趕出去。

三個護院聽后哈哈大笑,只見一個臉上有刀疤的漢子說道:

「你這個心腸歹毒的書生,豈不知自己的計謀已經被人識破。咱們就是你那岳父請來的捕快裝扮而成的,如今證據確鑿,你若想自辨,就到公堂上和縣太爺說去吧。」

當下三個捕快不由分說堵了吳剛的嘴巴,將人押上馬車后趕往縣衙而去。

犯人押到之后縣令很快開堂問案。先前已經在吳剛的身上搜出了藥粉,又有同犯劉三的供詞,無論吳剛如何狡辯,最終都被定了罪狀,流放三千里去做苦力。

在縣令的安排下,張若蘭和吳剛當場合離,從此之后雙方再無糾葛。

張家人識破了吳剛的計策,化解了一場性命之災。心中對土地爺自是非常感激,之后時常拿著祭品來到土地廟拜祭。并向土地爺學習,拿出了一部分家財做善事,積累功德。

當初他們大雨天幫土地廟蓋瓦片,修廟宇,對張家來說也只是舉手之勞的事情,沒想到卻在多年后得到了土地爺的福報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