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離奇民間故事:活屋

里昂 2023/01/13

清朝時期,信州有個名叫范瑤的富商,他原本并不姓范,是個流浪的孤兒,范員外夫妻膝下無子,看他可憐將他收養,他這才冠上了范姓。

在眾人眼中,范瑤相貌俊俏,性格溫和,是難得的和善人,范家的族老們也對他很滿意,除了一件事。三年前,范員外夫妻倆去世后,范瑤執意搬出范家祖宅,并且把宅子徹底封閉了起來。

但這也不是什麼天大的事,范瑤腦子靈活,天生是做生意的料,族老們都指望著他為范家光宗耀祖,與他的潛力相比,他這點小小的叛逆著實不值一提。

前不久,范家的祖宅突然打開了塵封已久的大門,有人說聽到祖宅中傳出慘叫,眾人開門查探,在院子里發現了一具男尸。

有人認出,這是個作惡多端的竊賊,通緝他的畫像還貼在城門口。眾人猜測他是進到范家祖宅偷東西的,但令人費解的是,這個竊賊明明手腳自由,身上帶的也有銀錢,卻活活餓死在了范家祖宅里。

人們議論紛紛,有的人說是范家的祖宗顯靈,有的人說是惡鬼作祟。這些議論對范家的名譽有影響,族老們一致決定,把祖宅徹底查探一遍,保險起見,他們派人去請了道士。

這件事攸關范家的臉面,范瑤雖然不太情愿,卻也不得不照族老們的話做。道士也很快趕到了,是個名叫燕十山的年輕道士,一身凜然正氣,看著很令人信服。

當晚,燕十山獨自住在范家祖宅,他并沒有在宅子里發現異樣的氣息,如此一來,之前死去的那個盜賊就顯得越發蹊蹺。他思來想去,睡不著覺,干脆起身到院子里查探。

清冷的月光下,宅子陰森森的,長長的游廊像一條蟄伏在黑暗中的毒蛇。燕十山走過游廊,他的手無意間蹭過一點,冰涼滑膩的觸感讓他想起了之前曾接觸過的死尸。他仔細觀察剛剛他碰到的地方,沒發現什麼異常。

燕十山轉了一圈,原路返回房間,打開房門的那刻,他僵在了原地,房間中的擺設與之前大不相同,這分明是另一間房。他轉身想往后退,卻發現身后的游廊變成了一堵墻,一道幽幽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:「屋里……書……」

燕十山進到屋里,點亮油燈。西邊的窗戶旁有一個書架,他掃了一眼,發現都是游記話本一類的書籍,在一本本地翻看過后,他找到了一本包著話本外皮的隨記。

隨記上的字體很稚嫩,扉頁上寫著范瑤的名字。燕十山仔細查看,隨記的最后一段話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「有個人跟我長得一模一樣,他說他是我哥哥,我們是血脈相連的親人,還說我的父母就是他的父母,他讓我把爹娘分給他。我說我得和爹娘商量,他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生氣了,我向哥哥道歉,答應第二天把他偷偷帶回家。」

這段話之后,隨記戛然而止,燕十山越想越覺得古怪,據他所知,范家現在的家主范瑤并沒有兄弟。

隨記的書頁無風自動,嘩嘩作響,等它停下后,空白的書頁上多了一行血字,「哥哥騙了我,他殺了我。」

這句話讓范瑤心驚不已,他對著空蕩蕩的屋子問:「妳是誰?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

燕十山周身漾起了肉眼可見的波紋,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孩出現在了房間里。燕十山看到一個孩子滿臉欣喜地趴在桌子上寫著什麼,另一個孩子眼神陰沉,他拿起一旁的鎮紙,朝寫字的那孩子狠狠砸去。

一下,又一下,那孩子的鮮血飛濺在白紙上,綻出一朵又一朵的血花,直到他徹底倒下,另一個孩子才把鎮紙放下。

燕十山看著那個孩子冷靜地將尸身拖到院中埋葬,又把屋里的血跡處理干凈,他打開衣柜,換上了另一個孩子的衣服,把他自己身上的衣服燒毀,跳躍的火光映在他面無表情的臉上,燕十山恍惚間覺得自己看到了一只厲鬼。

又一陣波紋蕩漾開,男孩的身影消失,燕十山回到了原來的房間,一個消瘦的身影出現在了房間外,他開口說道:「我才是真正的范瑤,當年,我被養父母收養,十一歲那年,一個與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找到了我,他說他是我的孿生哥哥,我們很早之前被分散了。」

范瑤的哥哥嫉恨范瑤被范員外收養,能過上富家子的生活,兩個人明明長得一樣,而他卻食不果腹衣不蔽體,忍饑挨餓。他讓范瑤把他帶回范家,范瑤卻遲疑了,于是,他想出了一個惡毒的主意。

他說他羨慕范瑤的生活,讓范瑤偷偷將他帶到范家。范瑤多了一個哥哥,正是高興的時候,根本沒有起疑,他屏退眾人,將哥哥帶回了房間。后面發生的事情,燕十山都在幻境中看到了。

范瑤說,他死后,他的哥哥取代他在范家生活。他的魂魄沒有離開身體,一直渾渾噩噩,直到一年前,他突然清醒了過來。他對燕十山說:「我發現我變成了這間宅子,能夠控制宅子里的一切,我既是人,也是屋子。前不久,一個竊賊闖進宅子里,我把他困在了這里,他最后餓死了。」

燕十山嘆息說:「我曾經聽說過妳這樣的情況,妳死于非命,去世的時候年齡又太小,沒有陰差來迎接妳,所以妳的魂魄沒能及時離開,妳的身體被壓在房子下面,時間久了,就和這間宅子同化,變成了活屋。」

「妳若是想報仇,我不會攔著妳,但我還是想勸妳一句,盡早放下仇恨,我幫妳轉世投胎,因果輪回,報應不爽,妳哥哥自會受到應有的天罰。」燕十山面色嚴肅地說。

范瑤長嘆一聲,說:「可我不想離開,我也沒想殺了我哥哥,以后就讓他留在祖宅里陪我吧。」

翌日一早,燕十山離開了,走之前,他留下了一句話,「這間宅子是活著的,只要不做虧心事,在宅子里就不會受到傷害。」

范家族老們不明所以,他們帶著家主「范瑤」到祖宅查探,「范瑤」本不想進門,卻被眾人裹挾著到了院中。

在他們一行人踏進大門后,大門無風自合,緊接著,宅子里的一切開始扭曲,像擰麻花似的擠在一起,人們驚聲尖叫,慌忙逃竄,誰也顧不得別人。

那天,很多人聽到范家祖宅傳出凄厲的哀嚎聲,紛紛前來查探。祖宅的大門像是一張黑洞洞的大嘴,把人一個個地吐了出來,唯獨少了家主「范瑤」。從那以后,祖宅的門再也打不開了,真相被塵封,至于祖宅中的兄弟倆最后到底怎麼樣了,永遠是個謎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