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光棍荒廟避雪,半夜神像向他要供銀,光棍:就怕你不要

里昂 2022/11/11

明朝時期,峽州有個名叫馬春樺的光棍,他游手好閑,整日偷雞摸狗,年近三十仍未成婚。

這天晚上,天上飄著雪花,馬春樺在山林中飛速奔跑,他一邊跑,一邊還不時回頭,像是在看身后有沒有跟上什麼東西。

雪越下越大,就在馬春樺憂愁時,突然,他看到了半山腰有一座荒廟,于是他眼睛一亮,飛快跑進了荒廟中避雪。

荒廟不大,且到處都是灰塵,只有神像的身上十分干凈。馬春樺朝神像拜了一拜,心中默默祈禱神仙能保佑他。

此時已是夜半時分,馬春樺正準備在荒廟中找個地方窩上一宿,不料,他剛一轉身,便聽到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,「你借宿在我的廟中,合該給我供奉些香火錢才是。」

馬春樺聞言先是一愣,而后便意識到這是神像開口說話了。他忙不迭地跪倒在神像面前,連連磕頭,口中說道,「借用您的寶地,自然應該給您供奉香火,我就怕您不要。不過,小人家中實在貧寒,全身上下只有這一個值錢物件,不知道能不能入您老法眼。」

說著,馬春樺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銀鐲子,恭恭敬敬地將它放在香案上。

神像頓了一會兒,而后滿意地說道,「也算你有誠心,也罷,我便收下這銀鐲,你且找個地方睡覺去吧。」

馬春樺聞言,松了一口氣,表示自己不便打擾神仙的安寧,說完,竟是不顧外面的風雪,從荒廟中離開了。

馬春樺走后,荒廟安靜了下來,過了好一會兒,一個賊眉鼠眼的男子從神像后走了出來。他拿起香案上的銀鐲子,在掂了掂分量后,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,說道,「還是這樣來錢快。」

若是馬春樺還在,他便能認出,這男子正是和他同村的王時仁。王時仁原本也是個光棍,在一年前,他不知交了什麼好運,竟發了一筆大財。他用那些錢娶了媳婦,買了田地,婚后,也沒見他外出做工,但他手里就是有花不完的錢。

王時仁帶著銀鐲子回了家,見到妻子立婷后,他拉起了妻子的手,想要將銀鐲子戴在她的手上,口中還說道,「我今天在廟里遇見了馬春樺,也不知他在哪兒弄了個銀鐲子,我剛冒充神像說了一句話,他便將鐲子放在香案上了。」

立婷嘆了口氣,她收回了手,不愿戴上那銀鐲子,還對丈夫勸道,「相公,你還是不要做這樣的事情了,冒充神像騙取銀錢可是對神仙的大不敬,我怕你會受到懲罰。」

王時仁聞言,臉上的神色便有些不好看了,他冷冷撂下一句,「我不靠這個騙點錢,怎麼能娶到你?你又怎麼過上現在這種吃喝不愁的生活?我收手了,咱們倆都喝西北風去?」

說完,王時仁將銀鐲收進懷里,摔門而出后去了客房,不顧妻子在他身后默默垂淚。

立婷翻來覆去一晚沒睡,第二天,她見丈夫遲遲沒有起身,以為丈夫還在生氣,于是準備去勸勸丈夫。可當她推開客房的門時,卻被眼前的一幕嚇得驚聲尖叫起來。

只見,王時仁躺在床上,已經氣絕身亡。他表情驚恐,雙目圓睜,嘴巴也大大張著,像是在死前看到了什麼東西,而后被活活嚇死了。那銀鐲子就放在他的枕頭邊。

立婷看到丈夫的慘狀,不由得趴到他的身邊痛哭不已,鄰里們聞聲趕來,看到王時仁的死狀后,也都覺得很詭異。

立婷在心中暗自思忖,猜想丈夫恐怕是因為假扮神像,所以受到了上天降下的懲罰。因此,在將丈夫的后事料理完后,她帶著鐲子去了馬春樺的家中,想將鐲子還給他,再向他賠禮道歉。

立婷剛走到馬春樺家附近,便看見馬春樺急匆匆地往后山上跑,于是她趕忙追了上去,最后,她跟著馬春樺來到了后山的一座墳墓旁,她見馬春樺跪在墳前,正準備上前同他搭話,卻被馬春樺接下來的話驚得呆在了原地。

馬春樺說道,「是我的錯,我不該偷你的銀鐲子,但我已經將銀鐲子作為香火錢,交給了廟中的神仙,你還是投胎去吧,千萬別來找我了。」

在馬春樺的自言自語中,立婷知道了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
原來,這座墳墓屬于隔壁村的一個姑娘。那姑娘長得花容月貌,家境殷實,前不久,她因意外喪命,她的家人請了道士選址,最后將姑娘葬在了這座山上。

馬春樺無意中聽到有人說,那姑娘的棺材里有不少陪葬品,于是他動了邪念。那晚,他趁夜色來到山上,挖開了姑娘的墳墓,想將值錢的陪葬品偷走。

但后來他發現,姑娘的棺材里陪葬品雖然多,但都是些不值錢的小玩意兒,只有姑娘手上的銀鐲子,看著分量十足。于是,馬春樺便將銀鐲子取了下來,而后將墳墓重新埋好,轉身準備離開。

就在這時,一陣陰風刮過,姑娘的魂魄出現在了馬春樺的面前,她臉色蒼白,一對漆黑的眼珠直勾勾地盯著馬春樺,她說馬春樺動了她的東西,她會一直纏著馬春樺,直到馬春樺死去。

馬春樺被嚇得魂不附體,轉身就跑,那女鬼像是篤定了他逃不掉一般,竟沒有跟上來。馬春樺在逃跑途中,看到了一座荒廟,于是決定去廟中躲上一躲,沒想到竟遇到了神像向他討要香火錢。

就在那時,他突然想到曾經聽老一輩的人說過,若是有厲鬼因某樣東西纏住了一個人,那麼只要有其他人主動向那人要走那樣東西,那厲鬼便會轉移目標,轉而暗害拿到東西的那個人。

想到這里,馬春樺將懷中的銀鐲子掏了出來,給了神像,同時也將女鬼的仇恨轉移到了神像的身上。

得知這番經過后,立婷明白了丈夫的死因,她走到馬春樺的身邊,在馬春樺驚訝的目光中拿出了那個銀鐲子,她告訴馬春樺,神像是由王時仁假扮,而王時仁已經死了,現在想來,恐怕是被女鬼所殺。

馬春樺聽完這番經過也愣在了原地,待醒過神后,他跪倒在立婷面前,痛哭著說他不是故意害王時仁的,他真的不知道神像是由王時仁假扮。

立婷的眼淚也撲簌簌落了下來,她說她不怪馬春樺,她也曾勸告丈夫收手,丈夫卻不聽,這也算是他的報應。

隨后,馬春樺又將墳墓挖開,把銀鐲子戴回了姑娘的手腕上,也算正式了結了這件事情。

經歷過這件事后,馬春樺改了性格,他找了個正經營生,再也不做偷雞摸狗的事情了。后來,馬春樺因為愧疚,還時常到立婷的家中,幫她劈柴挑水,干些粗活,一來二去間,兩人漸漸互生情愫,結為了夫妻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