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富商兒子出生后咬死母親,和尚:現世報

里昂 2022/11/17

明朝時期,司州有個姓劉的富商,他年近四十,但是卻一直沒有孩子。

這日晚上,劉員外從夢中驚醒,身上的衣衫被冷汗浸得透濕,他大口喘息,滿目驚慌。他的妻子李氏被他驚醒,詢問他出了何事,他說他只是做了個噩夢。

第二日,李氏起床后便捂著肚子,說她有些不舒服,劉員外請了大夫來瞧,大夫說李氏已經有了兩個月的身孕。

夫妻倆聞言,欣喜不已,但下一刻,劉員外想起了前一晚自己做的那個夢,喜悅之情頓時被沖淡了,他看著妻子還沒有顯懷的肚子,眼中浮現出了幾分驚疑。

很快,十個月過去了,到了李氏生產的日子。劉員外在產房外來回踱步,聽著產房中妻子的痛呼聲,心中十分不安,不一會兒,李氏的痛呼聲突然消失,產婆尖叫著從產房中沖了出來,劉員外一把拽住她,詢問出了何事,產婆哆哆嗦嗦地伸手指向產房,口中說道:「怪物!生出來了一個怪物!」

劉員外聞言,連忙沖進產房,映入眼簾的一幕把他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他看見,新生的嬰兒脖頸側有一個梅花樣的胎記,他正趴在李氏的脖子處不停撕咬。

見劉員外進了屋,他扭頭直勾勾地盯著劉員外,頂著滿臉的鮮血朝劉員外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,劉員外看到了他滿口的尖牙,上面還掛著鮮紅的肉絲。

劉員外攥緊了拳頭,他猛地起身,拎起板凳朝嬰兒身上砸去,那嬰兒的身手竟異常靈活,他猛地撲到劉員外的背上,死死拽住他的頭髮,聽著劉員外的痛呼聲,他「咯咯」笑出了聲。

看到這不同尋常的嬰兒,劉員外知道他之前的擔憂還是應驗了,他深知這不是人力可以解決的事情,于是匆忙從家中跑了出去,來到了附近的寺廟。這期間,嬰兒一直趴在他的后背上,他的分量越來越重,劉員外覺得背上像是壓了一座小山。

劉員外找到了寺廟中的和尚,他跪在和尚面前,求和尚將邪祟收復,救他一命。和尚看著劉員外和他背后的嬰兒,皺緊了眉頭,嘆道:「這孩子并非邪祟,他是來向你討債來了,這是你的現世報,你躲不過。」

劉員外聞言,頓時癱軟在了地上,他捂著臉崩潰大哭,在和尚和佛像面前,懺悔他曾經因貪心而造出的殺孽。

二十年前,劉員外還是一個小貨郎,他頭腦靈活,能說會道,奈何時運不濟,每次做生意都虧本。

那天,劉員外乘船從福州回家,他站在船頭,越想越難過,他盯著洶涌的江水,想要跳下去一死了之,這時,一個俊朗的青年攔下了他,還耐心地勸解他,這才打消了他的死志。

青年活潑健談,劉員外也是個外向的性子,兩人越聊越投機,干脆拜為異性兄弟,經常在一起飲酒長談。

那天晚上,青年在喝酒時突然嘆了一口氣,劉員外見狀,便詢問他是否有什麼難處。青年悶悶地給自己灌了一口酒,向劉員外吐露了他的心事。

原來,青年是一個巨商的獨子,他尚在襁褓中時,一個過路的和尚給他批命,說他二十歲時會有一場劫難。和尚告訴他的父母,若是想讓他平安度過劫難,就得讓他跟隨和尚到寺廟中居住二十年,并且中間不能有任何親人前來探望他。

青年憂愁地說,他今年就滿二十歲了,和尚把他趕出了寺廟,讓他一路隱瞞身份回家,他如今實在愁苦,才將這件事說了出來。

他說他雖然從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份,但是他二十年來從來沒見過父母,不知歸家后該如何與他們相處,心中很是忐忑。

劉員外聽完這番經過,再看向青年時,心中便充滿了嫉妒,他感嘆青年的好命,什麼都不用做便能享受榮華富貴。這時,他心中閃過一個念頭,如果他是青年就好了。

這個念頭在劉員外心中不斷膨大,他開始不動聲色地套青年的話,詢問他二十年來的生活經歷,還問他如何與父母相認。

青年很單純,他有問必答,將自己的過往經歷老老實實地交待了一遍,他還告訴劉員外,他的頸側有一個梅花樣的胎記,一般人不知曉,他會憑借這個胎記與父母相認。

船靠岸的前一晚,劉員外置辦了一桌酒席,以餞別為名請青年喝酒,宴上,他不停給青年灌酒,而他自己則提前吃了醒酒丸。

他看青年醉得不知東南西北,走路都在打晃,將他帶到了船舷邊伸手一推,青年掉進了江中,濺起了水花,而后再也沒有其他動靜了。

上岸后,劉員外找了個刺青師,在他的頸側紋了一朵梅花,而后,他改換名姓,裝成青年去到他家,娶了他的未婚妻,繼承了他家的財產。

轉眼,二十年過去了,劉員外幾乎快忘了他曾經做下的惡事。然而,在妻子李氏查出懷孕的前一晚,劉員外做了一個夢,夢中那青年走到他面前,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,還說他要回來尋仇了。

劉員外驚醒后,心中倉惶,在發現妻子懷孕后,更是日夜活在煎熬中,他生怕青年化作孩子回來尋仇,但是又不敢告訴妻子他曾經造的孽。他心存僥幸,想著那可能只是一個普通的夢,直到看到孩子帶著梅花胎記,還將李氏咬死,他的僥幸這才破滅。

和尚聽完這番經過后,連連嘆息,他說:「我幫不了你,佛祖也幫不了你,你造的孽,只能你自己償還,你還是回去吧。」

劉員外帶著背上的嬰兒,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中,沒過幾天,人們發現他死在了家里。他的腰深深彎著,像是有什麼重物壓在他背上,將他的腰壓斷了。他面目猙獰,嘴巴大張,應是死前受到了極大的痛楚,在痛呼中死去了。他背上還有一個嬰兒,也已經沒了呼吸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