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奇案故事:兒媳不孝問斬,半月后公爹死而復生喊冤,牽出背后隱情

里昂 2023/01/13

清朝雍正年間,黑水河旁有個小山村,三日前村子遭遇了山洪,不過疏散及時,倒沒有造成傷亡,結果洪水散去,卻出現了一具浮尸,尸體面部被毀,看不出是誰,不過其手中有把破傘。

村民們叫來了保長李長生,他認得那把破傘,正是村頭老金家的。老金是個待業在家的老漢,他有個兒子,一直在外經商,家中只有他和兒媳彩葉。

彩葉平日里做些裁縫活,收入微薄,不過也夠養活二人。在得知消息后,彩葉立馬趕了過來,雖看不出面容,可她還是認出了公爹出門前所帶走的雨傘,看來這尸體正是自己公爹老金的,她悲痛萬分,撲倒在尸體前嚎啕大哭。

本來就是件傷心事,結果彩葉剛給老金料理過后事,保長李長生就將其告上了官府,理由是彩葉不孝,逼死公爹老金。

受理此案的縣令名叫黃天颯,乃進士出身,他本身就是個孝子,聽聞兒媳不孝,立刻嚴肅對待。

根據李長生的供詞,彩葉對其公爹老金一直不是很好,二人也經常吵架,這點街坊鄰居都能佐證。而在老金遇害前一天,二人好像又爆發了矛盾,老金便離開了家。李長生認為,定是彩葉惡語相向,將其逼走,這才造成了慘劇。

原來老金離家時,李長生碰見了他,詢問得知,是老金跟兒媳要錢,她不肯給,他很是氣憤,這才離開了家門。黃天颯聽后,詢問李長生身為保長,為何要插手他人家事,何況彩葉的丈夫尚未歸來,他一個外人狀告彩葉,實在說不過去。

李長生聽后連忙解釋,聲稱彩葉的丈夫在臨走前,委托自己照看父親,他認為自己辜負了此番重托,心中實在過意不去,這才僭越,前來狀告彩葉。

黃天颯聽后點了點頭,立馬派人抓來了彩葉。不孝乃是重罪,黃天颯自然沒有客氣,當即給彩葉上了夾指刑,彩葉疼得死去活來,可還是不承認自己逼死了公爹:「民婦冤枉啊,相公在外辛苦工作,已經多年未歸,民婦只能靠做些織布小活補貼家用,可公爹喜好賭錢,沒錢了就會找我索要,民婦擔心背負不孝罵名,每次都會給一些的!」

另外,彩葉聲稱,老金離家那天,自己生病了,連床都下不了,老金來跟自己要錢,她想留著給自己買些藥物,也希望公爹能戒掉賭癮,就沒有給,結果老金生氣了,在屋子里大吵大鬧,最后索性離開了家門。當時彩葉實在難受,沒法下床去追,只能任由其暫時離開了,誰曾想再見已是天人永隔。

黃天颯聽后大怒:「大膽民婦,事到如今還敢搬弄是非,來人,給我繼續夾!」

面對彩葉的供詞,黃天颯自然是不信的,畢竟若彩葉真的孝順,老金為何離家,這番說辭自然站不穩腳。在各種刑罰面前,彩葉終于頂不住,屈打成招,承認了自己不孝,對公爹惡語相向,趕其出家門等罪行。

不孝乃是大罪,黃天颯沒有手軟,彩葉當即被打入死牢,三日后便被押往市曹問斬。本以為此事皆大歡喜,結果半個月后,本該死去的老金卻忽然跑了回來,在聽聞兒媳因不孝被斬后,他傷心欲絕,立馬趕到官府喊冤。

看到死而復生的老金,黃天颯和村民們全都懵了,而他的證詞也讓黃天颯震驚萬分。原來他根本沒有死,而是住在了鄰村一個朋友的家中。

老金稱自己兒媳彩葉十分孝順懂事,多次勸他戒賭,奈何老金實在手癢難耐,那日跟兒媳要錢,其實是為了還賭債。至于離開家,其實是為了躲債主,他看到兒媳生病,家里的錢也不多,擔心債主找上麻煩,自己丟臉不說,還會連累了債主,但出門前沒敢跟兒媳明說自己欠了錢,不然按照彩葉的秉性,就算不治病也會幫他還錢。

老金跑到朋友家中住下,想著躲一段時間,誰曾想回到村子后,卻聽聞兒媳因不孝被斬了,一打聽才了解到事情的來龍去脈,并意識到兒媳被冤枉了,這才前來喊冤。

黃天颯聽后懊悔不已,細想下來,的確是自己先入為主,沒有過多取證,只聽信了保長李長生的一面之詞,是自己的失職。害死無辜之人,他這烏紗帽是保不住了,他也立刻上書,承認錯誤。不過革職的命令傳下來也需一段時間,黃天颯為了調查清楚真相,決定利用好這段時間。

與此同時,他調查到李長生正在轉移資產,看來他的確有事瞞著自己。黃天颯沒有猶豫,立刻帶人逮捕了他。經過審訊,這才知曉了背后的隱情。

原來李長生前不久投資失敗,欠了一大筆錢,而他打算賴賬,一直不愿意還。老金離開家那天,債主前去找他,要錢時情緒也有些激動,結果李長生一怒之下,將債主殺死,可又不知該如何處理尸體,上街時遇到了老金,得知他與兒媳不和,準備離開。

與此同時,洪水爆發,他便想到了一個禍水東引的法子。他將債主面容毀掉,半夜溜進彩葉家中,偷走放在墻角的破傘,拋尸河中,再狀告彩葉不孝,混淆視聽,自己趁機收拾東西跑路,可惜他還是晚了一步,老金提前回家,這才讓黃天颯反應了過來。

黃天颯氣憤異常,正是因為他,自己才做出了錯誤的判斷,害死了無辜之人。他當即下令將李長生絞死,為彩葉平反。不久后,革職的消息傳來,黃天颯則回到了故鄉,從此不再入仕為官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