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男子用喊山術狩獵遭報應,最后變成兔子,真是罪有應得

里昂 2022/11/17

故事發生在北宋景德年間,在大黑山下生活著幾十戶人家。

由于大黑山上野獸眾多,所以村民們基本上家家戶戶都以捕獵為生。

可由于長年累月的捕殺,大黑山上現在已然沒有多少動物了,為了生計,村民們紛紛改行,有的做起了小生意,有的種起了莊稼。

這天梅娘賣完豆腐回家之時,卻聽身后有人喊道:「嫂子,你這是要回家嗎?」

梅娘轉身一看,原來是獵戶林城。

「對啊,剛賣完豆腐,現在正準備回家呢,林城兄弟這是干嘛去啊?」梅娘問道。

「哦,沒事,我這是剛從縣上回來,昨夜捕到幾只野兔,這不拿去賣嘛,諾,還剩下一只沒賣出去。」林城笑著對梅娘說道。

說完,林城就將兔子遞了過來說道:「嫂子,這剩下的這只兔子是最肥的一個,我要價太高,所以就沒能賣出去,送給你了,你拿回家是炒是煮就隨你了。」

看著林城手中的兔子,梅娘拒絕說道:「這怎麼能行,我怎麼能平白無故接受林城兄弟你的好意。」

「唉,嫂子你這不是見外了嗎?周生大哥在世時可沒少照顧我,他就如我的親生大哥一樣,所以你也就相當于我的親嫂嫂,我給你只兔子又有何妨,行了,我先走了啊嫂子,你回家路上慢著點。」林城一邊說道,一邊把兔子放到梅娘腳邊,說完林城就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
梅娘的亡夫名為周生,在世時也是名獵戶,且周生的捕獵技術可是公認最厲害的,因為周生會「喊山術」。

而林城是個孤兒,為了生計,只能靠捕獵為生,但因沒有老獵戶的教導,林城平日里很難捕抓到獵物,甚至于有些時候還要挨餓度日。

周生見其可憐,于是就傳授了林城一些捕獵技巧,果然,在周生的幫助下,林城的捕獵技術越來越好,甚至有些時候還滿載而歸。

見林城已走遠,梅娘無奈地笑了笑,拎起已被五花大綁好的兔子,梅娘就轉身往家走去。

回到家后,梅娘解開兔子身上的繩子,然后就將兔子往籠子里放去。

不料兔子剛進籠子,就只見兔子雙前膝蓋突然彎曲跪了下來,眼里還流出了眼淚。

見此情形,梅娘驚呼不已,因為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。

拍了拍胸脯緩了口氣后,梅娘看著兔子說道:「都說萬物皆有靈性,此話果然不假,你是想求我放了你是嗎?」

兔子仿佛聽懂了梅娘的話,輕輕地點了點頭。

看著如此有靈性的兔子,梅娘也于心不忍,于是從籠子里抱出兔子后就往大黑山走去。

過一會后,梅娘就抱著兔子來到了山腳,將兔子輕輕放下后,梅娘摸了摸兔子的頭說道:「行了,你快走吧,以后小心點啊,不要再被別人抓到了。」

兔子看了看梅娘,又看了眼大黑山,猶豫了一下后,還是跑往了大黑山深處。

晚上,吃過晚飯后的梅娘就欲要休息,因為她四更時分還要早起磨豆腐。

可不料梅娘剛一睡下,她就聽到了門外有人喊她。

梅娘順著聲音走出來一看,不料只見地上正站著一只兔子。

梅娘仔細一看,這兔子正是自己今日所放生的兔子。

可還不等梅娘細問,只見兔子突然口吐人言說道:「娘子,我是你相公啊。」

「什麼?你是周郎?你怎麼那麼狠心啊?當初說好陪我一輩子,可你怎麼就先走了呢?留下我一人存活于世、孤獨無依。」梅娘聽到兔子的話后忍不住流著眼淚哭訴出來。

她很確定眼前的這只兔子就是她的相公,因為無論是嗓音還是說話的語氣都是一模一樣的。

聽到梅娘的話,周生心也軟了下來,輕聲說道:「娘子,我也想陪你一輩子,和你一起好好生活,不過如今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,怪不得他人,我今日前來是來向娘子求助的。」說完,周生就向梅娘說出了他遇害之事。

周生之所以狩獵那麼厲害,是因為周生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記得了一種名為「喊山術」的法術。

喊山術是以前的老獵戶為捕獵而鉆研出來的一種法術,只要獵戶施展了喊山術,附近十里之內的所有動物就會猶如木偶人一般,聽從獵戶的指示。

在百姓們紛紛改做其他行當之時,梅娘也曾勸過周生改做其他行當,因為獵戶每日都會進行殺生,這樣太過于有違天和。

可周生仗著自己會喊山術,根本不聽從梅娘的話,一心要以捕獵為生。

那天周生一早吃過早飯后,他就進山了,選好位置之后,周生就在地上挖了一個陷阱。

待陷阱挖好后,只見周生就跪在地上閉著眼睛開始念起了咒語。

不一會,只見山林深處就發出了異動,大黑山的所有動物,全都紛紛走向周生所挖的陷阱。

由于喊山術是除了人之外針對于所有動物的,周生并不能進行區分,所以只要周生施展喊山術,那在施術范圍內的動物就會不受控制的聽從周生的指示。

且對于周生來講,只要能捕殺到獵物就行,他根本也不在乎動物的大小或品種,也正因如此,周生才能成為最厲害的獵戶,也因此賺到了很多的銀子。

就這樣,那些動物在周生施展喊山術的控制下,紛紛不由自主地走進了周生提前所布置好的陷阱里。

過了好一會后,周生終于停止了施展喊山術。

看著今日陷阱里被捕殺到的獵物,周生很是高興,以為今日也會像以前那般滿載而歸。

可正當周生走近陷阱旁,想要把獵物給拖上來時,不知為何,周生突然身子不穩,踉蹌了一下,隨后就往前倒去,掉進了自己所布置的陷阱里。

就這樣,掉進陷阱里的周生掙扎了沒一會就氣絕身亡了,和自己所捕殺到的獵物死在了一起。

過了許久之后,進山打獵的林城從此地經過之時,這才發現了早已死去多時的周生,然后這才跳進了陷阱里,把周生的遺體給背了上來。

記得周生出事之日,當時梅娘正在家里做飯,當看到林城把周生的遺體背回來后,梅娘還因一時悲傷過度暈死了過去。

得知相公死因的梅娘微怒說道:「我當時就跟你說過,獵戶過于有違天和,且喊山術更是殘忍無道,有些時候一些剛出生沒多久的動物也會慘死于喊山術下,所以讓你改做其他行當,可你就是不聽,如今剩下我一人,你讓我可怎麼辦啊?」

梅娘說著說著又再次哭了出來,但想到剛剛是說對自己有所求,于是梅娘便止住眼淚問道:「那你現在怎麼變成一只兔子了?且你剛剛所說的對我有所求是何意思,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麼事?」

聽到這話,周生無奈說道:「我死后才知道,原來我的死是大黑山山神對我的懲罰,因為我的喊山術過于殘忍無道,所以它這才懲罰于我,且在我死后,還將我的魂魄囚禁于這只兔子體內。」

「啊!那這可怎麼辦?我該怎麼做才能幫到你相公?」梅娘聽后急忙問道。

「你待會醒后就將這只兔子給殺掉,然后去城隍廟向城隍老爺告狀,狀告那大黑山的山神私自動用私刑,迫害陽人姓名,如此我才方可有輪回轉世的機會。」周生聽到梅娘的話后,沉思了一會說道。

「好的,我等下就做,可既然如此,你今日又為何不說呢相公,這樣你就能早點解脫了。」梅娘不解地問道。

聽到這話,周生無奈地說道:「今日正值午時,我不能開口和你說話,更不能給你托夢,無奈之下只能讓你將我放生,然后再尋求機會找你幫忙。」

說完這話,只見周生停了一會后又繼續說道:「娘子,林城這兄弟是個好人,他就相當于我的親弟弟一樣,他值得依靠,此事過后,你就嫁給他吧,有他的照顧,我也能放心了。」

周生這話一說完,只見周邊畫面開始模糊起來,而此時梅娘也醒了過來。

看著已經被眼淚打濕的枕頭,梅娘心里很是觸動。

推開門一看,只見門口正站著一只兔子,且眼前的兔子正是今日自己所放生的那一只。

抱起兔子,梅娘流著眼淚說道:「相公,你是我相公嗎?那這麼說我剛剛所夢到的就是真的了?可你讓我將這兔子殺了,我又怎能下得去手啊,畢竟這兔子可是你啊。」

抱著兔子,梅娘坐在院子里無助地哭了起來,不知該怎麼辦才好。

不是她不忍殺生,而是當知道眼前的兔子是自己相公之后,她就下不了手了。

正當梅娘不知該如何是好時,只見梅娘懷里的兔子突然掙脫開梅娘的懷抱,然后朝著一旁的門柱就狠狠地撞了上去。

看著突如其來的一幕,梅娘一時根本沒反應過來,等她回過神來之時,一切已經來不及了。

梅娘急忙上前把兔子抱在懷里,想要捂住兔子受傷之處。

可一切都已來不及了,最終兔子還是死在了梅娘的懷里。

想起夢中相公囑托之事,梅娘流著眼淚把兔子埋在了自家后院,而此時也已天亮。

換了身衣服后,梅娘就往城隍廟走去,可當梅娘走到城隍廟門口之時,卻偶遇碰見了一樣前來城隍廟的林城。

兩人經過一番交談,這才得知了兩人昨夜都做了相同的夢,且此時兩人也都完全相信了昨夜真的是周生前來托夢。

在城隍廟經過狀告之后,梅娘和林城就辭別了,各自回到自己的家中。

晚上,梅娘正睡覺呢,突然就夢見了周生,只見周生穿著死前的衣服,一臉愧疚地對梅娘說道:「娘子,我解脫了,城隍爺將我的事情下報地府后,閻王爺就派人找那大黑山的山神,然后將我的魂魄解救出來了。」

「真的嗎?這真的是太好了相公。」梅娘開心地說道。

「嗯,多謝娘子成全殺了我,又去城隍廟狀告那大黑山的山神,不然我的魂魄還要繼續被囚禁在那兔子的體內呢。」周生感謝說道。

聽到這話,梅娘看了一眼周生后說道:「哪是我殺的你,明明就是你自己撞死的。」

「哈哈,因為我死前是在娘子的懷里,所以也算是娘子殺的我,唯有這樣,我的魂魄才能完全解脫。」周生笑著說道。

說完,只見周生神情突然難過起來,看著梅娘說道:「娘子,林城全是我干弟弟,他那邊我已經給他托過夢了,他以后一定會對你好的,我時間來不及了,這輩子我們有緣無份,是我對不起你,若有下輩子,我周生定不負你。」

說完,周生就消失不見了,而此時梅娘也醒了過來,看著天空上高掛的月亮,梅娘重重嘆氣一聲后就起床磨豆腐去了。

第二天晌午之時,賣完豆腐的梅娘剛走到家門口,就見林城早已在門口等候多時。

梅娘剛想說話,就只見林城說道:「嫂子,昨夜大哥給我托夢了,相比他也給你托夢了,我不知嫂子意下如何?不過如若嫂子看不起林城,那林城也不會多做打擾,但嫂嫂仍舊是林城一輩子的嫂嫂,林城也將照顧嫂嫂一輩子。」

聽到這話,梅娘心中大受感動,但其實昨夜醒后,梅娘也想通了,相公已經離去了,但自己的生活還要繼續,且林城為人也確實很好,同時也是相公所囑托之人,既然如此,那就一切順其自然吧。

看著林城,梅娘有些羞澀地說道:「嗯,相公昨夜確實也給我托夢了,不過我還需要一點時間來緩緩。」

「好的嫂嫂,那我就先行離去了。」林城見梅娘愿意接受自己,心里很是開心,說完就要轉身離去。

可不料這時梅娘卻突然說了一句:「林城,來都來了,要不吃過飯后再走吧。」說完梅娘就走進家去。

「好的嫂嫂,一切全聽嫂嫂的安排。」林城高興回道,說完就隨梅娘的身后走了進去。

不久,林城和梅娘就成親了,一年后,梅娘便為林城生下了一子,取名為林翔。

不過當梅娘看到兒子右手手臂上的胎記后,梅娘卻陷入了沉思,因為這個胎記另一個人也有,她一輩子都忘不了。

而林城在看到自己兒子手臂上的胎記后也是陷入了沉思,因為這個胎記他也見過,且前一個胎記的主人對他來說可是大恩人。

此后,在梅娘的提議下,林城不再當獵戶,而是和梅娘一起做起了小買賣。

梅娘往后余生的生活過得很幸福,因為林城呵護了她一輩子,而兒子林翔對她也是百般順從,極為孝順。

晚年生活的梅娘更是幸福,因為林翔對她的照顧可謂是無微不至,直到梅娘九十七歲之際,這才無疾而終。

結言:周生不聽勸告,仗著有喊山術濫捕濫殺,最終被山神所懲罰,以致梅娘最后另嫁他人,這也算是周生罪有應得,惡有惡報。

而林城知恩圖報,以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之德也讓他最終抱得美人歸,這也算是好人有好報。

所以人生一世,應當多多積德行善,正所謂:「與人為善,也是與己為善,」,畢竟因果循環,報應不爽,或有遲到的正義,但絕不會有漏網之魚。

(圖片來自網絡,侵刪)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