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車夫撿到受傷白貓,乞丐見了就跑:回家拿掃帚打

里昂 2023/01/13

清朝乾隆年間,開封府有個名叫張寶君的年輕車夫,他早年父母雙亡,跟著爺爺奶奶長大。爺爺奶奶十分迷信,他每次駕著牛車出門拉貨時,爺爺總會給他裝一些紙錢。張寶君一直不理解帶紙錢何意,直到有年夏日,這紙錢還真用上了。

這天,張寶君像往常一樣駕車出門,鎮上有個財主建新宅,托他到附近村落拉一些木材。他來回跑了三趟,到最后一趟的時候,天已經黑透了,臨走前,木材老闆叮囑他,一定要走大路,他們村子附近有個亂葬崗,一旦走錯了路,很容易碰見攔路鬼。

當時張寶君對這些并不相信,一開始他走的的確是大路,可眼看日薄西山,張寶君為了趕時間,便掉頭走了小路。

可他剛走出去沒多遠,天空便下起了綿綿細雨,周圍也升起了白霧,能見度越來越低,面前的路也慢慢消失了。這下張寶君才意識到不對勁,與此同時,他看到不遠處好像有個人,他本想駕車靠近問問路,可當他走近后,卻被嚇出了一身冷汗。

那人渾身慘白,就連頭髮都是白色的,更詭異的是,那人五大三粗,一身腱子肉,卻長著一張媚眼如絲的女人臉,在看到張寶君后,咧嘴笑了起來。笑聲傳進了張寶君的耳中,尖銳刺耳,叫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。

張寶君嚇壞了,也意識到自己恐怕遇到了木材老闆口中的攔路鬼了,他掉頭想要離開,卻發現那個一身雪白的怪人一直停留在自己車前,不管他調轉幾次方向都沒用。不止如此,四周的霧氣越來越濃了,溫度也越來越低,明明是三伏天,他卻凍得直發抖。

就在這時,張寶君想起了爺爺給自己的紙錢,他終于意識到了這些紙錢的用處,他立馬掏出紙錢,往四周撒去,并跳下車,跪在車前一邊燒紙錢一邊祈禱。

神奇的是,在燒完最后一張紙錢后,四周的霧氣開始慢慢消散了,面前那個詭異的怪人也慢慢消失了。當他再睜開眼的時候,四周已經恢復了正常,而他的面前竟然是個極深的山溝,他若是趕車再多走一步,恐怕就掉進了。

張寶君松了一口氣,駕車準備離開。可就在這時,車后傳來了一陣「喵嗚喵嗚」的叫聲,他探頭看去,發現有一只白色的小貓縮在車輪下方,它的一條腿好像被車輪壓傷了。張寶君見他可憐,便將它抱了起來,簡單處理了一番傷口后,離開了此地。

那白貓很乖,一直縮在張寶君的懷中,他送完木材后趕到家,好在一路沒再遇到什麼危險,不然他身上的紙錢都用光了,真在遇到其他的攔路鬼,那就完蛋了。

回家后,他將此事告訴了爺爺奶奶,與此同時,被他救下的那只白貓一瘸一拐地跳下了牛車,鉆進了張寶君的房間。爺爺見狀嚇了一跳,當即道:「孩子,這貓妳不能留,趕緊丟了!」

張寶君聽后有些不解,一旁的奶奶解釋道:「狗報財,貓報喪,何況這白貓是妳遇到攔路鬼之后撿到的,不吉利,不能留啊!」

張寶君聽后頓覺有理,可就在這時,那白貓像是預感到什麼一般,立馬爬到了張寶君的身邊,喵嗚喵嗚叫著,并不停的去蹭他的腳踝。張寶君實在狠不下心,便將其留在了身邊,也擔心自己不在家的時候,爺爺奶奶將其丟掉,每次出門都會把它帶在身邊。

直到這天,張寶君外出送貨,半路碰到了一個要飯的乞丐。張寶君心善,就把身上的一些干糧送給了他。乞丐高興萬分,連連鞠躬道謝,可就在這時,白貓從車后鉆了出來,那乞丐看到白貓的一瞬間,臉色驟變,頭也不回的跑遠了。

張寶君一臉懵,也不知發生了什麼,只管繼續趕路,可他并未注意到,那乞丐一直悄悄跟在他的身后。

很快,張寶君抵達了目的地,送完貨后,他正欲離開,結果剛走出店門,那乞丐忽然從角落竄出,一把將其拽到了角落里,并壓低聲音道:「恩公,妳車上那只白貓不對勁,妳不能留啊!」

乞丐也自表身份,稱自己本是在龍虎山學藝的天師,只可惜沒有天賦,被迫下山紅塵歷練,他有些道行,能看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氣息。而那白貓的身上,有股很重的陰氣,待在張寶君身邊,定然是有所求,最好還是馬上丟掉的好。

張寶君聽了他的話,半信半疑,一時間也拿不準主意,那乞丐見狀,繼續道:「恩公,在下并非胡說,您若不信,回家那掃帚去打那白貓,自然就明白了!」

掃帚是用來掃除污穢的,也能家待在家中的邪祟趕出去,張寶君想起爺爺奶奶說的話,看來這白貓果真不簡單。

回到家后,他將白貓放在院子里,隨即趁它不注意,拿起放在門后的笤帚朝他打去。不過張寶君也擔心白貓沒問題,把它給打壞了,就沒使勁,結果掃帚碰到白貓的一瞬間,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起,白貓頓時倒地不起, 張寶君好像看到一道人影從白貓體內飄了出來,而那人影,正是不久前自己所碰到的那個攔路鬼。

再去看白貓,它已經死掉了,且全身快速腐爛,像是死去了很久一般。張寶君嚇壞了,立馬找到乞丐說明情況,那乞丐聽后點了點頭,并告訴他那攔路鬼恐怕是收了他的好處,不想離開,便附身在白貓的尸體身上,想待在其身邊吸收其陽氣,好在發現及時,不然就麻煩了。

張寶君聽后恍然大悟,自那以后,他每次夜里趕路,都會帶一些紙錢和一把掃帚,且再也不敢隨便將小貓小狗帶回家了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