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小伙新婚之夜因為話多被殺,被一只倒霉公雞破獲奇案

里昂 2023/01/03

一個小伙子洞房的時候因為話太多,給自己找來了殺身之禍,偉大父親為救蒙冤的兒子散盡家產,沒想到被一只倒霉的公雞破獲了真相。這就是咱們今天要講的故事:

話說在濟南府有個大戶人家,戶主名叫王德成。王員外為人和善,家里的生意做得很大,而且還有兩個兒子。大兒子王大寶和他老爹一樣,為人和善,待人寬厚。早已經成家立業,打理起家里的生意了。二兒子王小寶,從小就頑皮搗蛋,整天和張明遠和李風揚兩個紈绔子弟一起玩耍。

王德成看到王小寶整日里吊兒郎當的也不是個辦法,這以后自己沒了,分家之后,老大可以獨當一面,這老二現在連生意都不會做,以后怎麼養活自己啊。然后就想給王小寶娶一個老婆,來管住他。起初王小寶還不樂意。可是知道新娘子是誰之后,立馬就屁顛屁顛地同意了。

王德成讓媒婆給王小寶介紹的這個姑娘名叫孫月如,雖然不是什麼大戶人家的姑娘,但是月如長得十分漂亮。而且還是知書達理的。

等到成親的這晚,張明遠和李風揚兩個狐朋狗友就一起相約到王小寶的洞房去鬧一下。

王德成在濟南府也算是個人物,他的二公子結婚,來了不少的賓客。王府里熱鬧非凡。張明遠和李風揚兩個家伙就趁著人多雜亂,偷偷地溜到了洞房上面的閣樓里,準備聽洞房。好不容易等著賓客散去,王小寶也是晃晃悠悠地從外面回到了新房里,掀開了月如的蓋頭。看到如此美人王小寶也是把持不住。不過月如呢先讓王小寶喝口茶,醒醒酒。

這讓閣樓上面的兩個家伙看得很是著急,心說這種時候還喝什麼茶啊。王小寶很聽話,端起茶杯就慢悠悠地喝了起來。喝完之后王小寶就來了興致,給月如說連自己很多的故事,包括張明遠和李風揚兩個人的事。

一直到了子時,張明遠和李風揚兩個人實在是困得不行了,張明遠就說道:咱們回去吧,王小寶這個家伙就是個話癆,他的話匣子一打開,不知道說到什麼時候呢。李風揚想了想就說道:也對,這個家伙就是話多,不過也不能便宜這小子了。咱們給他開個玩笑。然后就從懷里掏出了一把精致的短刀就從樓板的夾縫中給扔了下去。說道:你說這月如姑娘會不會拿著刀子讓王小寶這個家伙閉嘴呢。

最后這兩個損友是偷笑著從閣樓上下來,回家去了。到了第二天,兩個人又一起來到了王府。來找王小寶。等到了王小寶的新房卻不見王小寶的蹤影,只有月如一個人在屋子里坐著呢。李風揚就問道:王小寶那個新郎官呢,怎麼不陪新娘子,人都不見了。月如笑著說道:你們兩個就是小寶說的好朋友吧,他昨天晚上和我說了你們不少的趣事呢,一大早他就出去給我賣糕點去了,說是洪福樓剛出爐的糕點味道是最好的。張明遠就問道:弟妹昨晚有沒有看到什麼稀奇的東西呢?

月如聽了就從懷里拿出了一把精致的短刀說道:昨晚也不知道是誰,居然把這刀從閣樓上丟了下來。可嚇壞我們了。小寶還拿著這把刀嚇唬我呢。李風揚聽后是笑著說道:哈哈,昨晚我們想聽你們兩個洞房,誰想到王小寶那個話癆竟然說個沒完沒了,我就丟了一把刀想嚇唬一下你們。月如聽后說道:這把刀確實是你丟的嗎?李風揚就說道:呵呵,的確是我丟的。

月如聽后原本笑容滿面的臉上立馬大變臉色。一把抓住了李風揚哭著說道:就是你,就是你殺害了我夫君呢。張明遠和李風揚都被這突來的變故給嚇壞了。尤其是李風揚顫聲地說道:弟妹,你說什麼呢,飯可以亂吃,這話可不能亂說啊。

這個時候王德成也聽到了自己兒媳的哭聲,也是趕忙走進來問出來什麼事情。月如就哭著說道:公公啊,昨天晚上我和小寶正在喝茶聊天的時候,突然從這閣樓上落下一把短刀,正好擊中了小寶的頭。小寶當時就應聲而倒。我是嚇壞了,一模小寶的鼻子這已經沒有氣息了。我一時慌了神,本想著告知公公的,但是自己沒有證據,辯解不清。所以就先將小寶的尸體藏到了床底下。

昨天鬧洞房的人多雜亂,也不知道誰是兇手,而且這刀非常的精致,刀柄處還鑲嵌有金邊。肯定是貴重之物。我想這刀的主人今天肯定會前來尋找的。所以就謊稱小寶去給我賣糕點去了。沒想到剛才李風揚說這刀是他從閣樓上扔下來的。張公子可以佐證。等月如說完就從床底下把小寶的尸體給拉了出來。這頭上果然有個傷口。人早就掛掉了。王德成一看自己的兒子新婚之夜竟然命喪黃泉。不禁是心中悲痛萬分呢。王小寶的母親知道此事之后,哭得都昏厥了過去。李風揚實在是沒有想到,自己鬧洞房竟然還鬧出了人命。

然后張明遠和李風揚就被王德成送到了縣衙了。縣老爺周大人受理了此案。這案情并不復雜,而且張明遠也說了自己當時和李風揚兩個人的所作所為,李風揚雖然是誤傷但是致人死亡是事實,就被縣老爺關入大牢聽后發落了。而張明遠也被打了十大板子給放了。

李風揚的老爹李員外得知這個消息之后,悲痛萬分,自己就這麼一個兒子,如果為王小寶給償命了,那自己家里就絕后了。自己掙得這麼多錢有什麼用呢。然后李員外就到縣衙用銀子想賄賂周大人,沒想到被周大人給一口給回絕了。看來官府這條路是行不通了。李員外就備上了厚禮準備去王德成家里賠禮道歉,看能不能保住自己兒子一命啊。

不過現在王德成正處在喪子之痛的節骨眼上,李員外來見自己,雖說之前有生意上的往來,但現在他們兩家可是仇人呢。王德成是不愿意見李員外的。直接就叫下人把李員外給哄了出去。失魂落魄的李員外很不甘心呢,等到了半夜只身一身偷偷地溜到了王德成的府上。王德成正在書房呢,看到突然有個人闖進來,也是嚇了一跳,看清來人是李員外之后。就沒好氣地說道:你來干什麼?你兒子殺死我兒子,你還有臉來嗎。

李員外是撲通一聲跪倒在地說道:王員外看在咱們之前合作的份上,請你到縣衙給縣老爺說說,饒了我兒子吧,我們老李家就這麼一個兒子,你好歹也有兩個兒子的。再說了我兒子也是無心殺害的小寶。他們生前都是好友,我知道你失去兒子心痛,可是人死不能復生,我愿意把我家的產業一半都讓給你,只求能換回我兒子一命啊!李員外說道聲淚俱下。王德成看后也是十分的感動,李員外說道也是有幾分道理的。他是一個商人,而且李風揚也不是故意殺害小寶的。再說小寶已經死了。如果徹底地和李員外鬧僵的話,說不定以后自己的生意還會受到挫折。雖然自己沒了一個兒子,好歹也還是有大寶在身邊的。

李員外確實也是就這麼一個兒子,如果真的被砍了頭,把這老家伙逼急了,在陷害自己大兒子就得不償失了。既然李員外肯用家產來換的話,自己就順水推舟賣他一個人情,也不至于這個老家伙到時候給自己大兒子再下黑手。王德成沉思了一會就答應李員外的要求。拿出一半的家產來換李風揚的命。李員外一看王德成答應,很是感激地給王德成道謝。

到了第二天,王德成就和李員外到縣衙了,把這情況給周大人一說,當然了這好處肯定是少不了給周大人的。周大人在得了銀子之后看到主家都不追究了。然后就把李風揚給放了。并且把他的那把精致的短刀還給了他。

李風揚被放出來之后,回到家后,得知自己的老爹為了救自己的小命,把自己辛苦一輩子的家業都快給散光了,心里頓時悔恨不已,怪自己當初不聽自己老爹的話。整日里游手好閑,也沒有幫老爹分擔一下家里的重擔。決心以后一定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。然后就拿出了那把精致的短刀在自己的手臂劃了一個口子,目的就是讓自己記住今天的教訓。下人看到之后立馬就找來紗布給他包扎起來。

李員外看到自己的兒子劃傷了自己,也是心疼不得了說道:兒啊,這錢算什麼東西,花了咱們可以在掙啊。李風揚對自己的老爹說道:爹,您放心,我以后一定跟您好好的學做生意,振興咱們家。李員外一看兒子有如此的態度。感覺自己的這些銀子可沒有白花,就一個字值!

然后把那把刀撿起來遞給了李風揚,讓他好好保管。不過李風揚看到這把刀的時候就疑惑了。就見剛才自己劃破口子沾染了鮮血的地方這刀身出現一抹藍色。而且怎麼擦都擦不掉。李員外看到這個情況也是疑惑了一陣。不過隨即就帶著李風揚去了誠信打鐵鋪找到掌柜的孫老漢。

說起這把刀還有些來歷,是李員外花費了重金請誠信打鐵鋪的孫老漢給他兒子打造的,就是讓他用來防身用的。現在這到出現了這情況就想問問這是怎麼回事。孫老漢看了這刀之后就笑著說道:李公子是不是用這把刀沾血了。李風揚就伸出了自己胳膊說道:剛才我用刀在這拉了一下,沒想到這刀就變色了。這什麼情況。孫老漢就笑著說道:不必大驚小怪的。當初我給你打造這把刀的時候,在里面加入了一種特殊的材料。只要沾到鮮血這刀就會立馬變色。而且這開口還會變的不是那麼鋒利。就是防止你們這些公子用刀來行兇啊。

李員外就說道:只要這刀占到血液就會變色,那怎麼才能變過來啊。王老漢就笑著說道:這個你就得拿到我這里來了,我用特殊的方法在給你淬煉一遍就好了。李風揚就驚喜的問道:除此之外,別無它法嗎?孫老漢就說道:呵呵,我這技術別人還真沒有辦法。聽到這里,李風揚和李員外是大喜啊。立馬就架著孫老漢去了衙門了。

到了大堂之上,李員外就把這刀的來歷,給周大人詳細的給說了一遍。并說道:大人,如果真是我兒子從閣樓上把刀丟下碰巧扎入王小寶的頭部,肯定會沾染鮮血的,而這刀也肯定會變色,現在這刀并沒有變色。說明這刀并沒有落在王小寶的頭上啊。而是王德成的兒媳婦說謊啊大人。周大人聽李員外說完,就命一個捕快去逮了一只公雞過來。然后用這把刀從這公雞身上劃了一刀。就見這刀接觸鮮血的部分都變成了藍色。而且無論是怎麼擦拭都擦不掉。這只公雞也夠倒霉的。孫老漢就給周大人說這刀是自己用特殊的手法煉制的,除非自己在重新淬煉一遍,不然這刀是恢復不了原來的色彩的。

周大人聽后就說道:這麼看來就是那月如在說謊了。來人呢把月如給帶到大堂上來。

沒過一會的功夫,月如就被捕快給帶到了大堂上了,王德成也是跟著來了,一看李員外也在,就罵道:好你個老李頭,我前腳剛放過你兒子,現在你又要告我兒媳婦。你到底是幾個意思。李員外就說道:王德成,我兒子并沒有殺害你兒子小寶,而是你兒媳月如撒謊。

月如一聽就哭了起來,說道:大人,民女并沒有撒謊啊,我說的都是真的啊!周大人一拍驚堂木就說道:肅靜,來人呢,把刀讓她看下。一個捕快就把刀拿給了月如。周大人就問道:是不是這把刀扎入了王小寶的頭部啊。月如看了一會就說道:回大人,這形狀是一樣的,可是就是這顏色不是藍色的,而是一把金色的刀。周大人聽后就問道:你確定是一把金色的?月如說道:回大人是金色的。

周大人聽完一拍驚堂木就說道:大膽民婦,為何說是李風揚用刀殺害了王小寶。月如一聽周大人這麼問也是嚇了一跳。王德成也說道:大人,這李風揚當時都承認了是他從閣樓上丟的刀,大人今日為何又這般問話。李員外就說道:孫掌柜麻煩您把刀的來歷給王員外說一下。孫老漢就把這刀的來歷,和它為何會變色的事說了一遍。怕王德成不信,又抓住那只倒霉的公雞放了一點血在這刀身上,只見黃色的部分迅速的就變成了藍色。而且怎麼擦都不會掉色。

王德成看到這里都傻眼了,在轉頭看向月如的時候,就見她的臉色都已經嚇的發白了。周大人就說道:大膽民婦還不從實招來,王小寶是如何身亡的,如若再不說實話,小心本官大刑伺候。月如一看事已至此,也只好說出了這案件的真相。

原來,月如在嫁給王小寶之前是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對象的,名叫吳書豪。是一個走街串巷的小買賣人。這家里的條件不是很好。月如父母為了貪圖王家給的彩禮,就把月如嫁了王小寶。而成親當天,吳書豪是心中不服。他覺得自己論能力,論長相都不比王小寶差,唯一差的就是他沒有一個像王德成一樣有錢的老爹。然后他就趁著宴席上人多雜亂,偷偷的溜進了洞房了。想著說服月如和自己遠走高飛。

誰知道月如擔心自己走了,王家在找自己父母的麻煩就沒有答應吳書豪。還勸他趕快離開這里。可是吳書豪看到打扮的漂亮的月如,這心里一下就起了歪心思了,想著他們是青梅竹馬,既然你不愿意跟我走,不如先成我的女人吧。就想對月如動手動腳,就在個時候王小寶回來了。嚇得吳書豪是躲到了一個屏風的后面。想著等他們二人睡下了,自己再偷偷的溜走。

誰知道這個王小寶竟然是一個話癆,這話說起來,是沒完沒了的。吳書豪躲在屏風后面是不敢亂動,可是這時間一長他也受不了啊。這活動了一下身體就弄出了動靜了。而這個時候,正好閣樓上掉下來一把精致的短刀。差點沒落到王小寶的頭上。嚇得王小寶是趕忙出去上閣樓查看一番。吳書豪就趁王小寶出去的空檔,就想溜走,不過他走之前還是不死心,問月如愿不愿跟他遠走高飛。

月如沒想到這王小寶的話是真的多,想到以后生活在一起的話還不得被他煩死。現在吳書豪又讓跟他走。月如一時也拿不準注意了,扭捏了半天也沒說要不要走。正當吳書豪等的不耐煩想離去的時候,正好王小寶從閣樓上回來了。看到自己的新房里竟然還有一個男人,頓時大驚。剛要張嘴喊人。就被吳書豪拿起一個凳子一下給拍暈了。月如是嚇的不知所措。

事已至此,王小寶已經到自己的臉了,等他醒后肯定會找自己的麻煩的。吳書豪就拿出了一把刀直接[插·入]了王小寶的頭部了,將他給殺了。然后就對月如說道:月如,王小寶已經知道咱們的事了,如果我不殺他,你以后也不會有好日子過。與其這樣不如把他給宰了。然后再嫁禍給從閣樓上仍刀子的人。這把刀子精美異常肯定價值不菲,明天一定有人來找,到時候你只要把這仍刀子的人認做兇手就行了。等兇手落網后,我在散出風去,就說你是個克夫命,這王家肯定會把你給趕出來的,到時是咱們就可以在一起了。

月如也沒有辦法,只好同意了吳書豪的辦法。沒想到這從閣樓上落下的短刀還有這種變色機關。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呢。

案件是真相大白了,月如和吳書豪被周大人押入大牢聽后發落了。王德成也歸還了李員外的家產,還感激李員外找到了殺害他兒子的真正兇手。月如的父母因為貪將一對意中人給強行分開才釀成了這一幕慘案!李風揚和張明遠也是因為貪玩才使得吳書豪想出了如此的詭計。

從這之后李風揚這個混混也不在瞎混了,開始了新的一段人生。

好了,今天的故事就講完了,喜歡本故事的朋友不要忘了長按點贊加關注支持一下,還有更多精彩的故事分享給您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