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奇案故事:丈夫喝完魚湯暴斃,妻子高呼冤枉,半張蛇皮引出真兇

里昂 2022/11/12

清朝時期,保寧有個名叫季春秋的年輕縣令,此人清正廉潔,明察秋毫,抓捕過許多在逃嫌犯,被當地村民稱贊為「季青天」。可在他即將調任之際,卻遇到了一起離奇案件。

那日,季春秋正在縣衙處理公務,一群人忽然沖了進來,為首的一名年輕男子背著一具尸體,其身后一群人則押著一個哭哭啼啼的女人。男子一進縣衙,便高呼冤枉,季春秋聽到動靜走了出來。

報案的男子名叫云奇,死去之人是他的兄長,喚作云陽,至于他帶人抓捕的女子,則是云陽的發妻,燕雨。

云奇和云陽自幼父母雙亡,二人相依為命,感情一直很好。直到后來云陽與燕雨成親,開了一家雜貨鋪,而云奇則當起了獵戶,可能是不想影響哥嫂的生活,他主動搬了出去,獨自居住。

當天,他從山里打到了兩只野雞,正要給兄長送去,結果一進門,剛好看到云陽吐血倒地,燕雨則一臉慌張地蹲坐在一旁。云奇上前查看,發現兄長已經斷氣了,看樣子是中毒而死,而他不久前,剛喝下了燕雨所燉的魚湯。

云奇懷疑嫂子下毒,這才帶人將其抓到了縣衙。季春秋聽后,立馬派人前去取證,并給云陽驗尸。結果不出所料,云陽果真是中毒而死,而燕雨所燉的那鍋魚湯當中,的確含有劇毒。

鐵證如山,燕雨高呼冤枉,跪在堂前大哭不止。此事太過蹊蹺,若是下毒害人,怎會如此被人輕易撞見,此案不可往下評斷,季春秋便暫時將燕雨收押,并展開了調查。

經過走訪發現,燕雨跟云陽的感情很好,不過近些日子,由于燕雨一直懷不上孩子,云陽有些著急,二人也因孩子的事吵過幾次架,還挺厲害,后來都是街坊們出面幫忙調解的。

如此說來,燕雨的確有可能因此事對云陽懷恨在心,毒殺丈夫。可這麼說實在有些牽強,另外,季春秋還派人去調查了云陽經常光顧的魚攤兒,攤主是個老漁夫,跟云陽也是老熟人了,云陽喜歡吃魚,每隔幾天都會到他這買魚,老漁夫基本沒什麼嫌疑。

就在季春秋難下判斷的時候,此事已經在村里傳開了,輿論一邊倒,矛頭全都指向了燕雨。大部分人都認為是燕雨殺害了云陽,還牽出了許多往事,其中一件事讓季春秋十分在意。

原來,燕雨最先認識的,是云陽的弟弟云奇。據說二人一開始發展得十分順利,很多人都以為他們會走到一起,直到云陽出現,結果沒多久,燕雨就嫁給了他。在很多人看來,是云陽橫刀奪愛,燕雨背叛了云奇,可云奇卻一直否認此事,并表示從一開始,燕雨喜歡的就是兄長,不過大家并不相信。直到云奇從家中搬出來,大家才不再多說。

就在這時,季春秋還發現了一些端倪。在搜查云陽跟燕雨家的時候,他發現角落處有半張蛇皮。雖說村子靠近后山,經常會有野蛇、野狐貍鉆進村民家中,不過那張蛇皮顯然不像是自動脫落,反倒像是被人扯掉的一般。

另外,仵作檢驗也出了結果,云陽所中之毒,是蛇毒,并非尋常毒藥。季春秋聽后,心里頓時有了主意。

這天清晨,云奇像往常一樣,一早便進山打獵了,可他并未注意到,一道黑影悄悄跟在了其身后。進山后沒多久,云奇見四下無人,從懷中掏出了一條半死不活的毒蛇,而那毒蛇正在蛻皮,云奇輕輕一抽,便能扯下一塊蛇皮。云奇正欲將毒蛇丟掉,身后的草叢里卻忽然沖出一群官兵,將其制住,并搶走了毒蛇,季春秋也緩緩走了過來,并拿出了從燕雨家中搜出的那半張蛇皮,經過比對,的確屬于這條毒蛇。

事到如今,云奇自知暴露,也不再隱瞞。原來殺死云陽的真兇,就是他。當時他就是趁著兄嫂倆人不注意,翻墻鉆進廚房,把毒蛇的毒液滴入了魚湯當中。本想毒死兩人,結果只有云陽死了,他便將計就計,陷害燕雨害死了其丈夫。

其實當年的傳聞真假參半,云奇和燕雨的確是最先認識的,他對燕雨一見鐘情,并展開了猛烈的追求,只可惜燕雨對他沒什麼感覺,反倒是喜歡上了更為穩重的云陽。這事對云奇打擊很大,他由愛生恨,認為是兄長橫刀奪愛,是燕雨背叛了他,這才釀出了這等慘劇。

最終,云奇被捕入獄,受到了應有的懲罰,燕雨也被無罪釋放。眾人在知曉真相后,都唏噓不已,畢竟云奇還年輕,卻因此事走上了錯誤的道路,實在令人惋惜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