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男人放生一條巨型白魚,七八年后,白魚咬斷了他的腳趾

里昂 2022/11/08

隋朝年間,偏遠的山區里,有一個小山村,住著一戶姓俞的人家,家里有一個十五六歲的后生,因為水性極佳,人在水中游,宛如浪里白條,因此人們稱呼他為俞白條。

離村子大約五百米遠,有一條幾丈寬的大河,一年四季水流不斷。俞白條無以為生,便在水里求食,制作了一條小船,編織了一張漁網,每天搖著小船在河里打魚,魚獲足夠維持一家人的生計。

這一天,俞白條駕著小船,在河中心撒了幾網,卻都是一些小魚小蝦。于是,他把船往上游搖了四五里,開始撒網。

這里的沿河兩岸,長滿大柳樹,柳條和雜草,都倒垂在河里,陽光穿透柳枝,星星點點地灑在河面上,顯得陰氣很重。擱平常,俞白條很少來這里打魚,因為這里的氣氛,讓他心里不踏實。

撒了幾網,收獲頗豐,每一網都有好幾條大魚。最后一網時,俞白條居然拉不動,看來網住的魚,肯定不小。俞白條耐心地遛魚,最終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大魚露出水面,原來是一條巨型白魚。

白魚一丈多長,鱗片泛著青光,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了,肚皮朝上露出水面。按說一個打漁為生的人,看見捕獲這麼大的一條白魚,應該欣喜若狂,但是,俞白條卻高興不起來。

為啥?因為他從小就聽村里老人說過,魚類修煉的最終目標,就是變成龍族。一般的白魚,長不到這麼大的個頭,既然這條巨型白魚長到這麼大的個頭,可謂歷盡艱辛,實在不易,如果毀在他的手里,著實讓人可惜。

思慮片刻,俞白條決定將巨型白魚放生。也是巧了,村里的兩個獵人兄弟從此路過,恰好看見了這一幕,跑過來看著巨型白魚,嘖嘖稱奇。他們看見俞白條下到水里,正在解開白魚身上的漁網,急忙詢問俞白條在干什麼?

俞白條說:「我打算把大白魚放生。」獵人兄弟急忙制止,說道:「這種巨型白魚很少見,你將它賣給我們當下酒菜吧,價錢翻倍。」俞白條卻說:「正因為很少見,吃了可惜,我才決定放生。」

說罷,也不顧獵人兩兄弟的制止,解開漁網,把巨型白魚放生了。俞白條拍著巨型白魚的背說:「你應該到大江里去,那里才是你的用武之地,這里的河面太窄,不適合你。」

獵人兩兄弟將此事傳開,好多人嘲笑俞白條傻,到手的錢財卻不要,哪有嫌錢財燙手的呢?不是大傻瓜還是什麼?俞白條聽說后,也不辯解,一笑了之。

一轉眼,到了夏天,接連下了好幾天的暴雨,河水漫過堤岸。這一天,俞白條冒雨在河灘上打撈魚蝦時,看見洪水中露出一個魚背,正是巨型白魚,順流而下,瞬間不見蹤影。

時間一晃就過去了七八年,這期間,俞白條娶了妻生了子。這一年,隋朝對高麗用兵,官府四處強征兵丁,俞白條沒有幸免,應征入伍,隨著部隊走水路往北而行。

船只行到長江時,將軍站在船頭欣賞景色,身上的斗篷繩扣松了,斗篷隨風刮落江中,順流而下。這件斗篷,是隋煬帝楊堅御賜的,將軍急得大聲喊叫說:「誰要是撈起斗篷,賞銀百兩。」

話音剛落,俞白條脫掉盔甲,縱身躍入江水中。很快,他追上斗篷,撈了起來。士兵們大聲喝采,聲音響徹云霄。

這時,江水翻涌,忽然浮起一條巨型白魚,大約兩丈多長,嘴里露出尖牙,向俞白條游來。眾軍士驚叫連連,俞白條卻哈哈大笑起來,因為這是老相識了。他張開雙臂迎向巨型白魚,誰知它卻潛到水下,張嘴咬向俞白條的腳趾。

俞白條猛地感覺到腳趾傳來一陣鉆心地疼痛,趕緊游向船只。眾軍士將他拉上船,只見右腳的小腳趾咬斷了一小截,將軍趕緊吩咐軍醫包扎。

俞白條講了和巨型白魚是老相識,眾軍士憤憤不平,破口大罵巨型白魚忘恩負義。過了兩天,傷口感染了,腳背腫起來了,俞白條難以行走。

船只靠岸后,將軍讓俞白條留下來養傷,等傷好后,再去追趕部隊。俞白條住在廉價的客棧里,傷口時好時壞,一直將養了兩個多月,傷口才愈合,能夠正常行走。

俞白條急忙追趕部隊,半路上,忽然傳來消息,他所在的部隊中了高麗軍隊的埋伏,全軍覆沒。俞白條灑下幾行淚水,悄悄地啟程回家去了。

在路上非止一日,這一天,終于到了家里。家人們喜出望外,為他接風洗塵。俞白條講了遭遇,眾人說道:「表面上看,大白魚忘恩負義,其實,他在報恩。如果它沒有咬斷你的小腳趾,你又如何能撿回一條命呢?」

俞白條這才恍然大悟,心里對巨型白魚感激不盡。那些當初嘲笑他傻的村民們,也紛紛夸贊他做得對。從此以后,俞白條在家里安居樂業,過著安穩的生活。

正所謂好心得好報,善行得善終。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,在于借事喻理,勸人為善,與封建迷信無關。讀者諸君讀罷故事,如果心生感悟,不妨表達觀點,與大家一起分享。

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,你的支持,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!

(圖片來自網絡,如有侵權,聯系刪除)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