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月子裡的半碗雞湯,我媽記了一輩子」:有些過錯,沒法挽回,要學會將心比心

結婚是兩個已經長大的人,都脫離自己的原生家庭,成立一個新的家庭。奉勸各位婆婆,將心比心很重要。

如果,能用客氣相待解決的事,為什麼非得咄咄逼人?我們在和任何人的相處裡,向來都是人心才能換來人心,真誠者也被誠者待之。

婆媳關係一旦僵化,其實最後並沒有所謂的贏家,還可能會是一輩子的心結,得不償失,萬望深思。

奶奶生病了。我媽堅決不去醫院照顧,她只是每天中午都會燉各種營養湯送過去,在醫院待一會兒就回家。

至於照顧的事,她是這樣給我爸說的:「你自己看著辦吧。」所以,這就必須得我爸親自去照顧了。

我媽給奶奶送湯過去,是因為她認為奶奶是病人,住院需要營養,她作為兒媳,不可能完全不管,該有的孝順還是要有。

她不願意去照顧,是因為她不想委屈自己。以前的時候,我媽去照顧過,結果自己總是回來一肚子氣。

照顧奶奶這件事,本身就讓她心裡有氣;我奶奶說話不中聽,我媽和她合不來,所以這種時刻,不管我奶奶說什麼,我媽心裡都煩躁。

所以,這次,她堅決不去了。我爸沒辦法,他也就不能躲懶了。我媽和我奶奶關係並不好。

反正我從小到大,聽我媽吐槽我奶奶的事不要太多,我媽一說起我奶奶就停不下來,說她能講三天三夜不重複。

她們的矛盾,自從當年我媽嫁過去以後就開始。

我媽是個性格要強的人,她做事也特別能幹,而且當年我奶奶家條件很不好,我媽嫁過來,是看我爸老實,認為可靠,認為我爸條件不如她,肯定就會對她好。

我奶奶的思想,那時還帶著以前農村婆媳留下的糟粕,認為兒媳嫁進家門,就要聽自己的話。

我媽就不是個聽別人話的人,她在娘家的時候,外公外婆都是聽我媽的話,因為我媽的確能幹也懂事。

我媽經常說的一件事,是她坐月子,奶奶就給她端過一碗雞湯,不是特意做給她的,我奶奶就把雞燉了,給我媽端了一碗湯。

她現在燉湯的時候,還會給我比劃那碗湯有多少,說: 「你看吧,差不多就這些,你奶奶當年端給我的,一塊雞肉都沒有。」

她把手裡的湯喝了一口,發現沒喝完,然後繼續說:「不對,比這還少點,因為我當時就是喝了一口就喝完了。「

我媽樂此不疲地說這件事,我以前總是吐槽:「媽,你有完沒完,我都會背了。」我媽說: 「沒完,就這事,我要說一輩子。」

當然,她們之間不止這件事,這麼多年,積累的矛盾已經形成一個無法解開的結。

這個結導致的後遺症就是: 我奶奶現在不管做什麼事,我媽都看不順眼,說什麼話,她都認為不中聽,心裡煩躁。

我爸在她們這場婆媳關係裡,起的是一個反作用。 我爸就說我媽是脾氣不好,當年總是喜歡和奶奶吵架,說她肚量小,容不下人,而自己才是宰相肚裡能撐船。

自然而然,我爸這樣說,我媽更生氣,從此以後,我奶奶的罪名再多了一項: 沒把兒子教育好。但是,其實我媽也是個心地善良的人。

有的時候,她對我奶奶的態度反而同我的爸的孝順比起來,顯得要真實很多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