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無人與我立黃昏,無人問我粥可溫」:人到六十,最孤獨的四種人

漸漸地,漸漸地,我們這批60後70後,就人到暮年了。人到暮年,我們開始老了,往後餘生,也就短短的二三十年了。

在這短短的二三十年的光陰裡,要如何度過我們的餘生,是一個值得我們開始考慮並執行的事情了。

有人說,人到暮年,往後餘生,這四種人最孤獨,這就是一個人漸漸老去的悲傷。

是啊,人到六十,我們常常會遇到「無人與我立黃昏,無人問我粥可溫」的無奈,朋友們,你們人到六十了嗎?你們會感到孤獨嗎?

第一種人:無兒無女的單身漢。

人到六十,如果我們還沒有成立自己的家庭,那麼,我們就可能面臨著無兒無女的遺憾。但是,這是我們自己的選擇,這是我們已經無法更改的生命旅程,人到六十的我們,只能默默地接受這個遺憾了。

是啊,人到六十,如果我們沒有自己的家庭,沒有自己的子女,過著無兒無女的單身漢的日子了,那麼,我們每天自然會面對「無人與我立黃昏,無人問我粥可溫」的窘境。

而這樣的生存狀態,這樣的孤零零的日子,我們自然會顯得落寞而孤獨,而這,我們也只能獨自去承受的了。

第二種人:失去老伴的老年人。

人到六十,我們雖然已經退休了,但是,往後餘生,我們依然會有二三十年的光陰。這個光陰,說長說長,如果在二三十年的光陰裡,我們沒有自己的老伴作伴,那將是多麼地孤獨啊。

是啊,人到六十,我們子女都已經長大,他們也會有自己的家庭和奮鬥的事業,在很多時候,他們是無法陪伴我們的餘生的。

而在這樣的一種狀況下,如果我們失去了老伴,那麼,往後餘生,我們就只能一個人,一條狗,一隻拐杖的過日子了。

而這樣的一種日子,自然「無人與我立黃昏,無人問我粥可溫」,我們也就只能在孤獨中度日了,從此,「無人與我立黃昏,無人問我粥可溫」便成為了生活中的常態,我們卻只能深深歎息的了。

第三種人:貧病交加的落魄漢。

人到六十,如果我們還在經受著生活的磨難,還在為了自己基本的衣食住行而奔波。那麼,我們難免會在晚年生活中,陷入貧困交加的境地。

人到六十,如果我們每天的生活,只是在為了自己的衣食住行而努力,隨著我們年歲的增長,隨著我們身體機能的逐年下降,到了一定的年齡,我們就會幹不動活兒了。

一旦我們得了某種疾病,那麼,我們的晚年生活就會過得更加的拮据,更加的困難了。也許,往後餘生,我們就只能在貧困交加中度過了,

從此以後,「無人與我立黃昏,無人問我粥可溫」,我們會過得更加落魄,內心深處,也更加孤獨的了,而這,又怎麼不會讓我們自己長籲短歎的呢?

第四種人:有家難歸的異鄉人。

人到六十,如果我們還在異鄉奔波,那我們就估計很難再回到老家了。是啊,在我們年輕的時候,我們為了生活,背起行囊,獨自外出奮鬥。

多年的風風雨雨,我們已經把異鄉當作了故鄉。而當我們漸漸老去的時候,故鄉的很多東西,我們都已經變得陌生了。

也許,除了逢年過節我們回家一趟,我們就很少回老家了。看著老家 蘆葦滿天的蕭瑟,看著老家的逐年衰敗,會讓我們覺得:我們再也回不去了。

於是,身在異鄉,「無人與我立黃昏,無人問我粥可溫」,面對這有家難歸的遺憾和失落,我們又怎麼不會感受到一種深深的孤獨感呢?

朋友們,人到六十,最孤獨的四種人,這其中,有你嗎?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