漂泊25年的「異鄉人」,回家過壽擺12桌酒席,村裡沒一個人去:人走茶涼不過如此

現在的農村幾乎成了空殼村,只有少量的老人和孩子留守,大多數人都在城市裡打工,一年裡只有過年過節才會回來一兩次,

回來也沒有幾天時間在家裡,就又要回城裡上班,那麼在村裡,鄰里鄉村的有什麼紅白喜事,大多數人都沒時間去參加,

不在同一村的親朋好友,那就更顧不上了。因此,不管是與村裡人還是親戚朋友,之間的關係也就慢慢的疏遠了。

世態炎涼,人情冷暖,不要高估了自己和任何一個人的關係。

我媽曾經給我講了一件事。村裡以前有個人,很早就出去打工了,後來也在外面的城市安了家,便一直都沒有回過老家,這一走整整差不多就是25年的時間。

直到後來,他的老伴因病去世,他一個人和孩子們住在一起,感到萬分彆扭和不適,這才想到遠方還有一個家。

然後,他就回來了。他回來以後,村裡很多人還是很開心,畢竟他很多年都沒回來過了,家裡的人也絡繹不絕,時不時都有人去串門。

他帶了很多特產回來,挨家挨戶地去送。

一時之間,可以說是籠罩在喜悅的氛圍裡, 他這個25年沒有歸家的「異鄉人」,回來以後感慨說,還是家鄉好,家鄉人親,家鄉更有人情味一些。

他那時還沒有意識到,這種人情味,不過是表面的一場虛妄而已。

他離家的這25年,阻斷的可不僅僅是距離,還有周圍所有鄰里鄉親的人情往來。而人情,從來不在表面的笑臉上。

它在實際的利益中。回來沒過多久,恰逢他58歲的生日,老家有逢8做壽的習俗,於是他就想著,這麼多年都沒回來,不如做個58大壽,也好熱鬧一下。

他的本意是想熱鬧,沒想到這場熱鬧,實際是一場可以預見的冷清。

他根據周圍的鄰居人數,擺了12桌酒席,就是擺在自家院子裡的,請了廚師做飯,還有五六個幫廚,安排得倒是很全面。

沒想到,到了那天,村裡沒有一個人去。據說,最後他們就是幾個幫忙的人一起吃了一頓飯。

聽村裡的老人說,這種事肯定誰都不願去,說白了就是沒有人願意做吃虧的買賣,因為他離開家鄉這麼多年,別人家有事的話,他從來沒有去過,也沒有送過禮。

也就是說,沒人欠他家的人情。再者,他已經不是村裡的人,在別的城市安了家,這樣一來,誰也不知道他能夠在這裡住多久,什麼時候回去?

如果,他就是回來玩兩個月,馬上就要回去,那麼去吃飯的人肯定不要意思白吃,這禮要是送了,人走了,到時不就收不回來了嗎?

面對這種情況,所有人都算得門清。現實就是如此,這也怪不得誰。從他在外地定居的那一刻起,就已然同家鄉是一場漸行漸遠的旅途,同理,家鄉的人情也早就淡漠。

那些他回來以後,大家的熱情給予他的錯覺,不過是每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,為人處世原則中的「萬事留一線」思想下形成的一種條件反射而已。

以前聽來,只能聽出這個故事中的尷尬,想到當時什麼都準備好了,賓客空無一人的冷清,覺得這是一件很丟面子的事。

如今想來,卻感覺出了人與人之間相處的親疏,有時不過是一種浮於表面的討好和將就,不管誰都是如此。

一段關係,總是因某種利益的存在暫時親密。

這種利益在現實生活中牽扯甚廣,可以指一個人的各方面實力,朋友間價值的等價交換;也可以指兩個人共同生活的回憶,形成彼此之間的一種獨有記憶,只是這種利益可能不夠牢靠而已,因為總有新人換舊人。

哪怕是設宴時的一場互相送禮,也是利益的一種。 這種利益,似乎才是捆綁人與人之間真正聯繫的媒介。

一旦利益不存在,這場關係也就面臨土崩瓦解,但是表面上大家可能依舊願意做做面子。

所以,有的時候,對於任何關係,期望都不用太大,太大的話你就多半會失望。

因為兩個人之間,哪怕一開始關係好,後來卻也有可能因為彼此之間利益置換的不對等,導致最後漸漸的疏遠。

我突然意識到,想明白這個道理,可能會對這個世界上的各種情誼看得更加透徹和坦然,人走茶涼,絕不是一句空話。

有往來才有人情,你要是不同人走動,再親密的關係,哪怕是血緣之間的天然聯絡,可能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,逐漸變得勉強。

同理,你要是認為這種將就過於世俗,主動斷開人與人之間的這種往來,後來也自然不能責怪別人的遇事冷眼旁觀。

不高估自己,不低看別人,正確看待人與人之間的親疏往來,來來去去。人生在世,可能活得也就輕鬆一些。

用戶評論